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638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盾冬盾】終至千里 5

  
「事實上,卡戴爾醫生要我明天過去作些檢查。」巴奇朝門口走去,史帝夫很快起身跟上。「如果像上週那樣全跑一遍,大概會花一整天。不過我可以週五過來。」
 
「好,呃,可以啊。」史帝夫為自己孩子氣的失望感到尷尬。一天沒有朋友的陪伴又不會死。「或者,」他聽到自己的聲音,雖然他感到畏縮,但還是繼續說下去:「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明天晚上過來,我是說,如果你沒有其他計畫,像是……約會,之類的。」
 
「沒有,我像小鳥一樣自由。」巴奇微笑,當中有著暖意,以及驚訝。史帝夫得牢牢克制自己,才沒有傾向前去品嚐他的嘴唇。「不過那時的光線就不一樣了,會和現在畫的連不起來吧?」
 
「我只是要填進那個姿勢而已,沒關係的。真要畫的話,晌午是最適合的。你的行程可以配合嗎?」
 
「聽起來不錯。那明天晚上見了。」
 
「好。」史帝夫張嘴想說點……什麼,要求他留下來,要求他共進晚餐,要求一個吻,但他最後說出口的只有:「再見。」
 
他愉快地微笑著,直到電梯門關上。他把前額壓在那片冰冷,光潔的金屬上,然後稍微抬頭,往前撞出一聲巨響。他就那樣站了很久才直起身來。要求巴奇當模特兒在當時像是個好主意,不幸的是,他完全沒考慮到每天看著那個人上身全裸,坐在他的公寓裡,對他的自制力會造成怎樣的影響。要控制自己的手變得愈發困難,幸好巴奇似乎完全沒有發現。
 
他的首要之務是洗個冷水澡。其次是尋求建議。
 
史帝夫還沒走進電梯就開始責備自己。這是個糟糕的主意,他自己也知道,可悲的是他眼下沒什麼選擇。他所用的手段,照目前的狀況來看,是絕對沒法造成進展的,他需要旁人的意見。而且,他提醒自己,如果東尼的建議很糟,他大可不予理會。
 
門一打開,空氣中就充滿了重節奏的搖滾樂,以及強力電鑽的噪音。東尼的私人實驗室佔了整整兩層樓,除非經過賈維斯允許,否則誰也進不去。東尼只給了少數人通行權,所有復仇者成員都可以自由進出這個東尼所謂的「會員俱樂部」,當然,如果這棟樓有任何一丁點地方是佩波進不去的,那史帝夫可是會感到相當驚訝。然而,除了他們六個之外,其他有權進出的人他全都不認識。老實說,這可能是因為他根本不常出門,也無意拜訪別人。撇除噪音,他也很不耐煩聽東尼的長篇大論,更別提看到那個人站在實驗室裡,只會提醒他東尼和他父親的相似之處,這種比較對他們兩人都不太好。
 
但他已經站在這裡了,史帝夫跟著電鑽的聲音找到東尼,他正戴著護目鏡和沈重的工作用金屬手套,身邊堆滿史帝夫無從辨認的機械材料。他可以看到東尼嘴唇開闔,可能是在對某個機器人下指令,或正在咒罵,但史帝夫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嘿。」沒有回應,他一點也不驚訝,他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見。「嘿!」他再度大吼。「東尼!」情況依舊,史帝夫嘆氣,轉向最近的電腦。「賈維斯,你聽得見我嗎?可以把音樂關掉一會兒嗎?」
 
「謹遵吩咐,先生。」
 
賈維斯回應的同時,音樂嘎然而止。不愧是東尼,雖然他很驚訝,手裡卻仍穩穩握著電鑽。一分鐘後他關掉電鑽放到一邊,摘下護目鏡,轉頭看是誰打擾了他的工作。
 
「抱歉。」史帝夫走上前。「不是故意嚇你的。」
 
「沒關係。」東尼的眉頭皺了起來。「可不常見你來這兒,我們沒有,嗯,遭到攻擊什麼的吧?」他看了一眼窗外,彷彿想確認這座城市還好端端的。
 
「沒,不是那種事。」史帝夫隨手拿起某個裝置,那上面全是扭曲的電線和精細的接頭。他拿在手裡把玩著,彷彿這樣就能看出那到底是什麼玩意兒。「你在忙什麼?」
 
「一個新的繼電系統,用在——」東尼打住,明顯把他本來要說的話吞了回去。「用在新裝甲上的。」
 
史帝夫笑了。「得省掉那一大串技術解說肯定讓你很痛苦,對吧?」
 
「我只是為你感到遺憾,真的。」東尼回嘴。「你錯過了最酷的部分。」他走向咖啡壺。「要來一杯嗎?」
 
「好,謝謝。」咖啡聞起來有焦味,喝起來更糟,讓史帝夫想起他在各個軍營喝過的泥漿。很奇怪的,當他小口啜著,居然升起一股矛盾的懷舊之情。「哇,這可真難喝。」
 
「是啊,沒錯,這有助工作。」東尼說著,一口氣喝掉半杯,而且立刻轉身加滿。
 
「也許你該休息一下。」史帝夫看著東尼的黑眼圈,不禁皺眉。「你上回睡覺是什麼時候?」
 
東尼擺了擺手,彷彿這樣就能把問題揮開。「小辣椒不在這裡的時候,我從來不睡覺。」他不屑地說。「太多事要做了。說到這個——別誤會,雖然你願意造訪這些你搞不懂的技術,委實讓我喜不自勝,但——你到底來這幹嘛?」
 
史帝夫清清喉嚨,放下咖啡——懷舊之情能給他的幫助也就到此為止了。「其實,呃,我需要一些建議。」
 
「建議。」
 
「對。」
 
「我的建議?」
 
史帝夫壓下一聲嘆息。「大體上是這樣。對。」
 
「很好。」有一會兒東尼只是眨著眼睛,要不是史帝夫正在全力應付自己的尷尬,看到他這麼坐立不安,肯定覺得很好笑。「什麼建議?」
 
「嗯。」史帝夫真希望他剛才沒把杯子給放下來,他突然不知道雙手該往哪擺了。最後他還是把手塞進了口袋,這樣起碼不會礙事。「愛情方面的建議。」
 
東尼咧開嘴,露出大大的笑容。「好,這是個笑話,對吧?」
 
「天啊,我還真希望是。」史帝夫嘟嚷著。「但,不是。」
 
「不是笑話。好。」東尼清清喉嚨。「那,在開始前,我可以問一個嚴肅的問題嗎?」
 
「我很懷疑,但問吧,試試看才知道。」
 
「究竟為什麼你會來找我尋求愛情方面的建議?如果是關於性的就算了,很正常,但愛情可絕對不是我的強項。」
 
「我也覺得不是。」史帝夫接下他的話。「但你有佩波,所以你一定至少做對了什麼。另外,我不覺得克林特和娜塔莎的建議會好到哪裡去。我懷疑班納在這些年間是否有考慮任何親密關係。況且佩波目前人在加州。」
 
「所以怎的,我是你最後的選擇?」
 
「沒錯,就是這樣。」
 
「嗯,很好,至少你還有點常識。」
 
「你知道嗎,」史帝夫說著,舉起了雙手。「我知道這不是個好主意,我應該——」
 
「等一下,放輕鬆。」東尼喝完咖啡,放下杯子。「好吧,如果你是認真的,就問吧。」
 
史帝夫懷疑地瞪著他好一會兒,但和十五分鐘前比起來,他沒發現什麼更好的選擇,而且也已經走投無路了。
 
「好吧,我……是說,我發現……該死。」他嘆著氣,試圖釐清思緒。「我有個朋友,某個……男性朋友。我發現我對他……產生了感情。只是,不,」史帝夫開始來回踱步,希望走一走可以幫助他順利把話說出來。「這比較像是,我領悟到我對他的感覺不僅止於此,這些年來我從沒想這麼多。只是直到最近,我才發現他是……呃……」史帝夫的臉開始發熱,他看了東尼一眼,又很快轉開。他清清喉嚨,搜尋著適當的字眼。「雙性戀。」他終於說出口,臉紅得更厲害了。「但儘管如此,我也不希望給他這種印象,因為他會被男性族群吸引,我就自然而然做出結論,認為他該對我感興趣。我甚至不知道他喜歡怎樣的類型,或他有沒有喜歡的類型。而且,我從來沒有追求某個人的經驗,也不知道自己見鬼的在幹嘛,或者是漏了什麼沒做。總之我覺得自己像是搞砸了,所以我需要一些建議。」
 
他停下來喘了口氣,然後看向東尼,後者似乎……有點不自在,這讓史帝夫有點驚訝。他在這空檔中想著是否這男人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這麼開放,然後東尼清清喉嚨,在原地尷尬地動了動。
 
「聽著,」東尼舉起手在胸前交叉,又立刻放下。「其實我受寵若驚,」他突兀地說。「真的。你是個了不起的人,長得帥,為人又正直,整個就是蘋果派那種的——」
 
「等等——」
 
「——如果你能設法放鬆一點,你其實也挺有趣的——」
 
「東尼——」
 
「——也許,誰知道呢,如果換個時間地點,但我和小辣椒是認真的,而且——」
 
「我的天啊,不是你!」史帝夫終於大吼出聲,打斷東尼不著邊際的演說。
 
「不是嗎?」
 
「不是。」史帝夫咬牙迸出。讓他驚訝的是,東尼居然皺起了眉。
 
「好吧……為什麼不是?」
 
「我的天啊。」史帝夫呻吟起來。
 
「我是說,我是個這麼好的對象,你知道的。」東尼繼續說,無視史帝夫已經把臉埋進手裡。「我聰明蓋世,家財萬貫,英俊瀟灑,有著難以置信的吸引力——」
 
「我沒法再跟你說下去了。」
 
「我得說,如果你要迷戀上某個男人的話,我真覺得我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我早該知道你不會認真對待這事。」史帝夫搖頭嘆氣。他甚至沒法生氣,他早該知道的,這就是東尼的本性。「我還是讓你繼續忙吧。」
 
他轉身,就在這個時候:
 
「是巴奇,對吧?」史帝夫猛然停步,轉頭瞪著東尼,後者已經斂起神情,幾近嚴肅。「別這麼震驚。」他說著,拿起史帝夫早先在把玩的裝置,放回工作台上。「你很不會藏心事。過去一週半他幾乎天天過來,為你那幅畫做模特兒,要不是你一直表現得這麼緊張,我會以為你們兩個已經搞——呃——在一起了。」他意味深長地看了史帝夫一眼,然後轉回自己手上的裝置。「不過我得說,我很驚訝像你這樣一個虔誠的教徒,居然能這麼妥善地處理此等天啟。」
 
「你知道,這些年間我看過許多自稱虔誠的人。」史帝夫回道:「他們做的卻是糟糕透頂的事。我得說,因為愛上一個人就判他下地獄……」他搖頭。「嗯,我讀過的聖經可不是這樣的。」
 
「你的適應能力真是好得可怕,你知道嗎?」東尼溫和地說,但史帝夫可以看到他眼中的訝異。「你完全都沒有猶豫過嗎?」
 
「我沒這麼說。」史帝夫承認。「這個想法需要……適應。但最後我我決定,如果我不會因為這種事看輕巴奇——或其他人,我也就沒有理由看輕我自己。」
 
「適應能力好得可怕。」東尼再度低語。「但我想你說的很有道理,畢竟,我看過你盯著他的樣子。」
 
「什麼樣子?」
 
「就像只要有他在,整個世界都變得更美好了。」東尼說。「最近的話,」他補充:「就像你在想他不穿衣服是什麼樣子。」
 
史帝夫有點尷尬,但還是笑了笑。「我想都不用想,我已經看過他不穿衣服了。」
 
「但你還是想看,嗯?」東尼也笑了。「你告訴他了嗎?」
 
史帝夫現在簡直紅透了臉。「我現在不能——不是說我只想——我是說,我是想講,但——」
 
「好了,好了,沒必要讓你得個動脈瘤。退一步說,你做了什麼?」
 
「嗯,我主要就是試著……追求他。」史帝夫皺眉。「但我不知道我表達得夠不夠明確,因為什麼都沒變。每件我能想到兩個人一起做的事,我們以前都做過了。」他無奈地說。
 
「嗯哼。」東尼撿起一個外表精細的裝置,開始焊接上頭的電線。「我猜你還沒試著親他吧?那可以很明確地表達你的意思。」
 
「什麼?不!」史蒂夫既覺得這主意可怕,又因為這想法而興奮,繼而為了自己的興奮而感到可怕。「那太……」他幾次張開嘴巴又閉上,才終於找到合適的詞:「失禮了。」
 
「好吧。」東尼抽動嘴角。「那我猜你也還沒跟他坐下來談。」
 
「嗯,呃,還沒。」
 
「就知道。」東尼放下裝置,撿起另一個。「所以問題到底在哪?你為什麼不採取行動?」
 
「我……就像我剛說的,我不想讓他覺得自己只是個……方便的對象。」
 
「嗯哼。或者,你只是在害怕。」在史帝夫能反駁前,他就舉起了手。「嘿,別搞錯我的意思。這無可厚非。你想做的事其實是很大的改變,他對你意義重大,而你不確定他的想法,或這會不會改變你們之間的關係。當然,事情可能進展順利,但如果沒有呢?」他將注意力轉回手中的裝置。「想到你可能毀掉這麼重要的東西是很恐怖的,我能想像。」
 
「多謝。」史帝夫乾澀地說。「我現在感覺好多了。」
 
「聽著,重點在於,你有兩個選擇。要麼你就面對現實,接受他拒絕的可能,或者維持現狀,接受日後你得看著他跟別人在一起的事實。你得決定哪個更可怕:是因為你嘗試過了而失去他,還是因為你沒有嘗試而失去他。你的選擇。」
 
史帝夫瞠目結舌了好一會兒。東尼抬起目光,又很快看回自己的工作。
 
「總之,」他緊張、尷尬地聳肩。「這聽起來像是小辣椒會說的話,而她在這種事情上通常都是對的。所以囉。」
 
「是啊。」史帝夫微笑。「確實如此。謝謝。」
 
「不客氣。現在,我真的得工作了。」東尼朝電梯擺了下頭。「快滾吧。」
 
「當然。」史帝夫好笑地搖頭。「再見了。」
 
「還有,」他在史帝夫身後漫不經心地喊道:「下次你見到他的時候,叫他過來檢查手臂。如果你沒忙著把舌頭探進他嘴裡的話。就這樣。」
 
「聽不到,史塔克。」史帝夫喊回去。他自顧自笑著離開,讓他朋友繼續工作。
 

----第五章完----
配對:James "Bucky" Barnes/Steve Rogers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2076/chapters/704257?view_adult=true
 


第五章:東尼


「那麼,現在進行得如何了?」巴奇跳下高腳凳,抓起衣服。
 
「現在還只有草稿。」史帝夫心不在焉地說,抬起頭來,看著友人將T恤套過頭頂。「我,欸,」他徒勞無功地想把眼光從那片赤裸的肌膚上移開,直到它被穿舊的棉質衣服蓋住。「但這些應該夠我繼續畫了,我會從裡面挑一個姿勢,然後我們明天再來把它填到畫布上。」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配對:James "Bucky" Barnes/Steve Rogers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2076/chapters/704257?view_adult=true
 


第五章:東尼


「那麼,現在進行得如何了?」巴奇跳下高腳凳,抓起衣服。
 
「現在還只有草稿。」史帝夫心不在焉地說,抬起頭來,看著友人將T恤套過頭頂。「我,欸,」他徒勞無功地想把眼光從那片赤裸的肌膚上移開,直到它被穿舊的棉質衣服蓋住。「但這些應該夠我繼續畫了,我會從裡面挑一個姿勢,然後我們明天再來把它填到畫布上。」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