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638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翻譯】【盾冬盾】終至千里 3

 
大樓一淨空,史帝夫就迅速離開,但他直到攻擊第三座倉庫時才領悟到發生什麼事。那些特工——他此刻才發現他們是行動負責人——動作不夠快,讓他看到板條箱側印上的標記。克羅納斯企業。三個月前,娜塔莎的情報網曾把他們引進一棟建築,裡面到處都是這個符號。
 
他們就是在那裡追上了冬兵。他們終於找到了巴奇。
 
他徹底失控。那一瞬間他根本無法理性思考,這輩子奉為圭臬的道德全都被撇開。
 
一切都消失了,只剩友人飽受折磨的身體和冰冷、空洞的眼睛。
 
他把第一個人打飛出去,遠遠撞上另一頭的牆壁,發出噁心的碎裂聲。他反手擊中第二個人,讓他整個人垮在地板上。那之後的事情他就記不清了,只剩痛苦和怒氣。他無助地體認到,當朋友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卻完全幫不上忙。在蘇聯的時候太晚,在索拉的火車上太慢,他總是落後一步。如果連自己所愛的人都無法拯救,超能力又有何用?
 
他停不下來,也不想停,直到一隻手臂猛地扼住他的喉嚨,使力往後壓,硬是把他從正在猛揍的人身上拉開。史帝夫扭動掙扎,但那個攻擊者像根刺一樣緊扎不放。他無法呼吸,眼前金星直冒,接著一隻手穿過他的肘部往後扯,使他失去平衡。他突然就被扔了出去,四肢攤平落在堅硬的地面上,肺裡的空氣全被撞了出來。娜塔莎抓住他的頭髮,膝蓋警告性地抵住他的喉嚨。
 
「我需要把你打暈嗎?」她問著,語氣謹慎而冷靜,大氣不喘一下。史帝夫掙扎著呼吸,虛弱地搖頭。「很好。」娜塔莎站起來,目光戒備,但還是伸出手幫他起身。「我可不想把你拖出去,大個子。」
 
史帝夫任由她拉著站好,又等了幾秒才放開。他依舊腦袋暈眩,雙腳不穩。他緩慢、謹慎地環視四周,檢視他造成的破壞。
 
看來他在剛才那種……難以形容的狀態下撂倒了八個人。總之這是他看得到的數量,而且神盾局的探員已經衝進來檢視傷者了。他胃裡升起一股難受的感覺。
 
「我是否……」
 
「他們大概沒死。」娜塔莎說。「但我可以想像,當中有些人會寧可自己掛了。」
 
他鬆了口氣,同時又混著難受的罪惡感,有一會兒他擔心自己會吐出來。
 
「一切安好嗎,小莎?」巴頓的聲音傳進耳機,混著些許雜音。那掩不住的關切讓史帝夫畏縮。
 
「這裡沒事。不過……」她瞥了史帝夫一眼,後者轉開頭,不敢迎上她的目光。但他依舊清楚聽見她說的每一個字:「羅傑斯隊長行為失當,我會送他出去。」
 
他沒有反駁,只扯下耳機往外走。他無法再待在那棟建築中,面對自己造成的景象,那讓他感到噁心。更糟的是,那股控制了他的狂怒仍未消失,有部分的他想回頭,夷平那棟建築,終結那些跟野獸無異的可悲靈魂,一個不留。
 
那是他這輩子體會過最接近憎恨的感受,簡直糟糕透頂。
 
接下來幾個小時跟他預期的所差無幾。回到總部後他必須提出一連串報告,這過程除了羞愧還是羞愧。事實就是,史帝夫除了失控外沒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釋他的行為。他離開時被明白告知,短期內他不會再參與任何像今天那樣的任務了。他對此毫無疑問。
 
等他從任務匯報中脫身,已經疲憊不堪了。他四肢沈重,飢腸轆轆,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家睡上一整年——比喻而已。但如果成真,他也不見得會反對。
 
「嘿,隊長。」史帝夫驚跳了一下,把手上剛收齊的紙堆又全灑回了光潔的桌面。巴奇站在門口,看著史帝夫手忙腳亂收拾,嘴角揚起一絲笑容。「今天不好過,嗯?」
 
「巴奇。」他的手指好像都不能正常運作了,最終他放棄了收拾。「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來做檢查的,確保這裡的齒輪只有我一個人在控制。」巴奇輕敲自己的太陽穴,然後悠哉晃進室內,拉出史帝夫身邊的一張椅子。「然後弗瑞又想跟我聊聊,他推銷還真是不遺餘力。你們回來的時候,我正跟他在一起。」
 
史帝夫低頭,盯著自己無力交握在桌上的手。「他告訴你了?」
 
「沒。事實上,」巴奇不敢置信似的發出一聲輕笑。「是娜塔莎告訴我的。」
 
這句話讓史帝夫再次抬頭。「什麼?」
 
「我也嚇到了。我在大廳碰見她,她說等你結束任務匯報的時候,應該會想看到一張友善的臉。我以前可沒見她這麼關心某個人過。」
 
史帝夫揚起一邊眉毛。「這麼說的話,也許你不像自己以為的這麼瞭解她。」
 
「事實證明,我們非常瞭解彼此。尤其是現在。」巴奇終於坐了下來,看著史帝夫左肩上方的某個點。「你知道,當他們還叫我冬日士兵的時候,我做了很多並不引以為傲的事。」
 
「那不是你的錯。」史帝夫重申,但巴奇搖頭,舉起一隻手示意他別說話。
 
「沒這麼簡單。」他嘆息。「有這麼簡單就好了,事情會容易很多。我的目標當中有些是真正的壞蛋,如果當時我有機會選擇……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收手。我並不為我從前做的事為傲,但也沒這麼遺憾。至少不是為每件事。」
 
史帝夫沈默了一會兒。「娜塔莎告訴你我們發現了什麼,是嗎?」
 
「她沒告訴我細節,但她說你行為失當,在她設法制服你之前,你已經放倒了一半的人。你們在追的那些軍火商我也略知一二,他們和盧金有所牽連。」
 
「對。」史帝夫的手緊握成拳。「你可以說我和他們還沒完。」
 
「我知道那種感覺。」巴奇輕聲說。「但要不是你把我救出來,我還得忍受更多。」
 
史帝夫只能搖頭。「如果我早點把你救出來,你根本就不用忍受這些。」
 
「嘿。」巴奇環住史帝夫的後頸,強迫他轉過頭來正視他。「是你把我從索拉的工廠裡拉出來,是你在克羅納斯的實驗室裡找到我。你已經把我從現實生活中的恐怖故事中弄出來兩回了,給自己一點掌聲,好嗎?」
 
巴奇的手指很溫暖,還有一雙情感豐富的暗棕色眼睛。史帝夫突然想傾前吻他,那股衝動幾乎壓過了一切。在那令人頭暈目眩的瞬間,他似乎看到巴奇臉上有種邀請的意味。史帝夫的心臟在胸腔中沈重地跳著,一下,兩下,然後他好不容易擠出微笑,在友人尚未察覺到他的脈搏前抽身。他幾乎立刻就後悔了,但巴奇只是笑笑便放下手。那個時刻轉瞬即逝,只有史帝夫狂跳的心臟和汗濕的掌心證明那不是幻覺。
 
「你看起來慘透了。」巴奇直率地說,站起身。「我們去找點吃的,漢堡怎麼樣?我請客,走吧。」他傾身看著史帝夫,微笑著,卻掩不住眼中的嚴肅。「我可不會再讓你回家躲起來。」
 
「你經歷過我無法想像的地獄。」史帝夫的聲音不是很穩定。他深呼吸,驚異地搖頭。「為什麼都是你在照顧我?」
 
「老習慣。」巴奇笑了。「更何況,朋友是拿來幹麻的?快走吧,我餓死了。」
 
這次外出就和平常一樣,他們很快解決餐點,漫無目的地聊天,盡量不談嚴肅的話題。完全沒什麼異常,只是有某種感覺在他皮膚下灼燒,無從釐清卻又蠢蠢欲動。那晚結束時,他幾乎很高興能向友人道別,急著擺脫這種感覺,即使有部分的他根本不想這麼做。
 
他腦中塞了太多想法,在那安靜、空曠的公寓中哄鬧不已。這天太漫長了,又太多劇烈的情緒變化。他好不容易用最後的力氣洗了澡,隨即筋疲力竭倒進床鋪,沾枕就睡著了。
 
他天剛亮就起床,這個習慣即使經過漫長歲月和環境改變都沒能打破。他正準備出門晨跑,又突然停下腳步,注意到有個小紙包放在門口。他撿起來時弄皺了它,一股香氣襲來,在他還沒讀到紙條時,就知道裡面是什麼了。
 
「沒什麼比一杯好茶更能讓人心情平靜了。相信我,我懂的。——布魯斯。」
 
那是他最喜愛的配方茶,不管是誰問起來源,他都態度詭秘,三緘其口。史帝夫必須承認,那香氣確實很令人放鬆。他把紙包拿進屋內,唇邊掛著感激的微笑,雖然很快就轉為無奈的嘆息。這個團隊至少名義上是為政府秘密機關服務,因此在復仇者大樓裡能保有的秘密少得可憐。但他還是感激這種舉動,而且他能確實利用這些幫助,讓自己回歸正常狀態。他把紙包放在流裡台上,抱歉地看了咖啡壺一眼,然後出門。
 
透早的公園才剛甦醒,只看得到其他同樣早起的慢跑者。他比平常跑得更快更賣力,直到血液裡最後一點憤怒的殘渣都冒不出來為止。回到家後,他淋浴,吃了盤蛋,終於又感覺自己像個人了。他泡了布魯斯的茶,一手拿著馬克杯,一手拿著素描簿,赤腳走進客廳,坐進靠窗的椅子。
 
巴奇說的對。他現在終於能夠承認,家裡營造出的安全感更證實了這個觀點。他一直躲在這裡,遠離整個世界,遠離一切讓人暈眩的新事物。對他而言,那些不熟悉的領域就像一個張牙舞爪的龐然大物。這麼做真是太容易了:他置身在一個最高級的避風港裡,往窗外就能看到曼哈頓的天際線,再假裝自己已經融入這個世界。
 
事實上,當他一頁頁翻過素描簿時,終於領悟到,他唯一真正融入過的世界只有這裡:這個團隊,這些人,紙頁間全是他們。娜塔莎誇張地回瞪著他,眼神警戒而冷靜,充滿力量。布魯斯眉頭緊皺,專心地調校某個史帝夫不可能搞明白的裝置。克林特踞在屋頂邊緣,當他在描述腳下幾百英尺的景色時,臉上帶著洋洋自得的笑容。東尼和佩波,當他們以為沒人看到時十指交握的模樣。甚至還有索爾,週身圍繞著閃電、狂風和怒火,自從他在克羅納斯的實驗室奮力救出某個被敵方俘虜的戰士後就沒見過他。
 
最後幾頁沒有完整的素描,空白頁面上只有一些片段的塗鴉。下巴的形狀,幾筆曲線構成了耳朵,強壯肩膀下寬闊緊實的背部,垂落頸背的頭髮,一雙靈巧的手。這就是他能畫出來的全部,記憶中的微小片段。對一雙沒受過訓練的眼睛而言,這些素描可能是任何人,但就算只有一部分,他也認得出友人的樣子。而此刻,當他這樣看著,胃裡便慢慢升起一股經久不散的熱度。
 
他很想好好的畫一畫巴奇,盡情研究所有構成他這個人的強烈反差。蒼白的皮膚,深色的頭髮,溫柔的眼睛,稜角分明的臉。那隻沈重、堅硬、閃閃發亮的左臂,和脆弱的血肉之軀融合在一起。巴奇身上有傷痕,史帝夫看過,為此掉淚過。現在他想像繪製地圖一樣把這些都畫出來,循著他們分開這些年的軌跡,看看這具堅強的軀體是如何堅毅不撓的度過一切。
 
他在房間另一頭設了臨時工作室,那裡有一張空白的畫布。他知道自己有多想動工,卻一直沒勇氣開口問巴奇。他現在感受到的暖意,以及對親密關係的渴求並不陌生,這些情緒一直存在,混雜著親情,崇拜,以及深刻、無庸置疑的愛意,在他的知覺中畫出一道既愉快又痛苦、他卻一直避免碰觸的界線。然而此刻,他的意識專注,清晰如刃。他想到要開口詢問友人,看著他沐浴在晌午的陽光下,除去肌膚和傷痕外一絲不掛……他再怎麼希冀,也還是卻步了。既然他一直沒問,畫布也還是空白,史帝夫對他自身震撼性的領悟也無可施為,只剩心底痛苦、空洞的渴望。
 
這只是另一種把世界拒於門外的方式,他領悟到,也許現在正是跨出第一步的時機。
 
他小口喝著茶,默默希望這能讓緩解他的煩躁和緊張,然後走向電腦。這是東尼堅持要跟其他許多小玩意兒一起裝在他屋裡的,他使用的次數屈指可數,儘管東尼保證它的設計非常人性化,但對他而言依舊太複雜了。此刻,這是他想到唯一的行動方案,雖然樓下有圖書館,但史帝夫懷疑裡面會有他想找的資料。
 
他打開那玩意兒,坐下來時在褲子上擦了擦汗濕的手掌。他既興奮又不安,無法擺脫那種正在做壞事的感覺。雖然不可能有人在看,他還是回頭看了看後方。
 
儘管如此,當他瞪著螢幕的時候,馬上就發現他無從著手。他只用過這台機器打任務匯報,除此之外根本就不知道怎麼使用。
 
「需要幫忙嗎,先生?」
 
那聲音像是來自四面八方,把史帝夫嚇得跳起來。他心虛看了一眼螢幕,雖然到目前為止他所做的也就是打開這玩意而已。
 
「賈維斯!」他的心臟狂跳,然後才發現他把茶都潑到手上去了。「呃,」他伸手抽了一疊面紙,開始清理。「你一直都在?」
 
「某方面來說是的,先生。我在整棟建築物裡,不過,我的設定是只監控基本功能,除非遇到特殊呼叫,或者在某些預設需要幫助的狀況下,我才會出現。以您的狀況來說,就是當您試著使用電腦,又在初始階段閒置超過兩分鐘的時候。」
 
「好。」史帝夫不知道該對東尼的先見之明感到惱怒還是感激,不過想了一會兒後他還是選了後者。「既然你在,我確實需要一些幫助。我也不知道我在這裡幹嘛。」
 
「是的,先生。如果你能簡單說明你想做的事,我很樂意提供協助。」
 
「嗯,我……我想找——其實。」史帝夫打住聲音,突然有點疑神疑鬼,當然,他完全有理由這麼想。「其他人會知道我在這裡做什麼嗎?」
 
「不會。」賈維斯立刻說。「史塔克先生原先設定我監視所有信號傳輸,但羅曼諾夫女士在一年前取消了這個設計。」
 
「如果我想找某些敏感資訊……」
 
「我保證打從骨子裡謹言慎行。」
 
電腦還有這種奇怪的想法,史帝夫想著,但決定不予理會。「好,我要……」
 
他已經開始臉紅了,雖然他試著說服自己那很愚蠢。畢竟跟他說話的是機器,而且還是東尼史塔克的機器。他懷疑自己還能說出什麼賈維斯沒聽過的事。為了給手找點事做,他放下杯子,試著冷靜一點。
 
「我想知道……呃,關於……同性關係的事。」他感到一股荒謬的驕傲,自己居然能用正常的語調說出這個字。「我是說,生理上的。我不是很清楚這種事要如何,呃……進行。」他結結巴巴地說,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但無論如何,把這些話說出口讓他輕鬆了點。
 
「瞭解。」短暫的停頓,螢幕上出現一個旋轉的小圓圈。史帝夫認出那個記號,佩波教他用電腦時說那表示系統在「思考」,雖然他以前從未見過。「關於這個主題,有相當大量的資訊可以取得。」賈維斯最後說:「您想要我特別搜索哪方面的內容嗎?」
 
「噢。」老實說,史帝夫完全沒料到這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嗯,你覺得有用就好。」
 
「好,先生。現在送出。」賈維斯說著,然後史帝夫就被四周轟然爆出的資訊包圍了。
 
他四周的空間突然擠滿無數亂七八糟的圖像,加上好幾部有聲影片同時播放。還有捲動的文字,當中加亮的部分他猜應該是重點段落。這些東西配上各種請求、呻吟、肉體交疊濕漉漉的撞擊聲,當中又還混著不同來源的重節奏背景音樂。
 
史帝夫瞪大眼睛,心臟狂跳,他猛然站起,差點在椅子上向後翻倒,同時大喊:「不!不,不,等等,停!」於是所有聲音影像瞬間消失,只留下一張圖在螢幕中央。他得轉開目光,免得臉真的燒起來。
 
「先生?」
 
「好。」他掙扎著控制自己,當他逐漸恢復鎮定的時候,腦子裡依舊播放著剛才看到的東西。超載的感官刺激逐漸消褪,他才發現自己勃起了,就好像他的身體只在等待腦袋趕上似的。他小心地深呼吸。「這可能有點超過了。有點……呃……比我原先想找的還要進階。」
 
「非常抱歉。」賈維斯的聲音依舊波瀾不驚,當然。史帝夫允許自己默默釋放了一會兒荒唐的怒意。「有一些關於這個主題的指導手冊。也許那更適合您的節奏?」
 
「手冊?真的有?」有鑑於剛才那三十秒他看到的東西,史帝夫覺得自己實在不該驚訝。「好吧。」再一個幫助冷靜的深呼吸。他果斷點頭。「好,我對手冊還挺擅長的。」他坐回椅子上,在轉回桌前時頓了一下。「但是,呃,也許不要這麼多圖的。」
 
「謹遵吩咐,先生。」螢幕上的那張圖也消失了,換成看起來比較無害的一段文字。「如果您還需要其他東西,請別客氣。」
 
「謝謝,賈維斯。」史帝夫心不在焉地說,拿起一隻筆和一疊紙,開始讀起來。




配對:James "Bucky" Barnes/Steve Rogers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2076/chapters/704257?view_adult=true



第三章:賈維斯


幾個月來,那位軍火販子策劃的陰謀一再逃過神盾局追查,此刻終於敗露行蹤了。史帝夫同意支援娜塔莎和克林特的緊急應變小組,突擊行動進行得很順利,他們的策略是讓史帝夫和娜塔莎佔領據點,小組其餘成員負責肅清,克林特掩護撤退路線。輕鬆愉快,這類行動通常都像發條那樣井井有條。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配對:James "Bucky" Barnes/Steve Rogers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2076/chapters/704257?view_adult=true



第三章:賈維斯


幾個月來,那位軍火販子策劃的陰謀一再逃過神盾局追查,此刻終於敗露行蹤了。史帝夫同意支援娜塔莎和克林特的緊急應變小組,突擊行動進行得很順利,他們的策略是讓史帝夫和娜塔莎佔領據點,小組其餘成員負責肅清,克林特掩護撤退路線。輕鬆愉快,這類行動通常都像發條那樣井井有條。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