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翻譯】【盾冬盾】終至千里 2

「我看不出這有什麼重要的。」他嘟嚷著,盡量縮起身子不引人注目,同時環視四周,確定沒有人聽得到他們的談話。「還有為何我們得在這裡談這種事。」他再次強調。

「這很重要。」巴奇說著,輕易忽略掉他抱怨的第二點,他對此可是經驗豐富。「因為你是我的朋友,而且已經九十五歲——」
 
「我真的不認為我被凍起來那些年也要算進去。」史帝夫抗議。
 
「好吧,那就是二十七歲。而你剛說你還沒有性經驗。我知道你很想做——」
 
「巴奇!」史帝夫嘶聲說,臉因為這個話題而紅透。他現在瘋狂地希望地板開個口子,把他給吞進去。
 
「——所以幹麻退縮不前?你可不缺女性注目。」
 
「我真不敢相信我竟然在酒吧裡跟你談這種事。」史帝夫把臉埋進掌心,直到巴奇用膝蓋推推他。他心跳加速,抬起頭來。
 
「好啦。」巴奇把凌亂的長髮攏向後方,不再蓋住那雙暗棕色的眸子。「跟我聊聊,嗯?」他一手擱在吧台上,稍微朝他傾身,壓低聲音像在談論機密,但這並不能讓史帝夫安心些。「你從沒跟誰親密過嗎?」
 
「我……嗯。」史帝夫重重嚥著口水,抗拒著突然湧上的感傷,過去幾年這種情緒被時間撫平,總算變得堪可忍受。「只有佩姬。」他盯著酒杯,那比迎上友人的視線容易多了。「我是說,我們並沒有……我們接吻過一次,然後就……」他喝了口酒,結果喝下將近半杯。「我們原本會結婚的。」他最後說。
 
「我很遺憾。」巴奇嘆息,把酒杯放在吧台上。「我以前沒來得及說。我知道你們兩個……嗯,你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情緒仍在,但史帝夫笑了。「喔,你是怎麼發現的,試圖勾引我的女人去跳舞的時候嗎?」他調侃道,巴奇毫無愧意地咧嘴一笑。
 
「總要試試看嘛。你要慶幸當時我的心思不在那裡。但是史帝夫……我知道她對你很重要,但從你醒來已經——多久,兩年了?更久?從那之後就沒有任何對象嗎?」
 
「沒有吧。」友人縝密的審視讓史帝夫感到困窘,連掌心都冒出了汗。他不自在地在高腳椅上挪動身體。「我,嗯,不太常出門。」他承認道。
 
「史帝夫。」巴奇故作惱怒地搖頭。「你可是在紐約,這裡有上百萬好女人呢。」
 
「是啊。嗯,我不要這麼多。」史帝夫笑了,憶起另一場相似的對話,還有另外更多次。這是他們之間反覆出現的老爭議了,簡直就像事先寫好的劇本。「只要一個就夠了。」
 
「如果你不離開高塔,要怎麼找到這個女孩呢?老天啊,你還當真住在高塔裡,就像童話故事中的公主似的。」巴奇愈是煩躁,史帝夫就笑得愈開心。這個轉變真不錯,能看到他朋友如此坐立不安。「這位公主,如果你不先去親幾隻青蛙,是永遠找不到白馬王子的,聽見了嗎?」
 
「很好笑。」史帝夫不太真心地瞪了他一眼。「但我不想隨便去親某個青蛙,我是說,女孩子。女人。你知道我的意思。見鬼了,巴奇,當初是你要我去找一個正確的對象呢。」
 
「我也說過,你得主動去尋覓才找得到。」他再次搖頭,伸手拿酒。「小傢伙,你還真沒我不行,是吧?」
 
「是啊。」史帝夫輕聲說。「確實如此。」
 
巴奇的眼神轉暗,這個真摯的陳述讓他既驚訝又感動。那一瞬間他們之間的空氣變了,橫亙著讓史帝夫沒準備好面對的疑問和答案,這讓他胃部糾結。這個片刻轉瞬即逝,巴奇咧出了大大的笑容,轉過身去打量著整間酒吧,一股混合著失望和解脫的奇怪感覺在史帝夫胃裡翻攪著。
 
「好啦,起碼我又在你身邊了,這是件好事,對吧?我們來找幾個女孩子吧。」
 
「不,巴奇——」
 
「現在又不是要找什麼靈魂伴侶,史帝夫,你終歸要建立基礎啊。先練習練習吧。」他說著,溫和地推了推史帝夫的肩膀。
 
「在這種地方要怎麼練習?」酒吧比他們剛來時更吵了,雖然這表示剛才那超級尷尬的對話不會有人聽到,但顯然也無助於和任何人交談。
 
「相信我。」巴奇說。「我從沒讓你搞砸過,對吧?」
 
「是這樣沒錯,但,」史帝夫同樣環視室內,不自在地看著附近的女性談笑調情。「巴奇,這些女孩肯定都不是我的菜,你知道吧?」
 
「史帝夫,就這一次,別管你的菜了。這又不是在找老婆,只是要讓你回憶一下怎麼跟女人交談而已。」
 
「我從不擅長跟女人說話。」史帝夫嘟嚷著,巴奇笑了。
 
「這你說的沒錯。」
 
史帝夫看著他,而巴奇依舊掃視著人群。他看過那樣的神情,雖然花了他好一會兒才想通,而且答案並不讓人寬慰。那是狙擊手辨認目標時緊繃,專注的神情,他只在戰場上看過,現在卻出現在曼哈頓一家擁擠的酒吧裡,這讓人格外不安。史帝夫再次揣度,俘虜巴奇的人到底對他做了什麼,才能把他記憶中那個溫暖的人變成如此冷酷無情的戰爭兵器。
 
史帝夫瞭解冰雪,但他從未想過一個人能夠凍結至此,甚至在身體從冰封解放之後,內心依舊封閉而嚴寒。
 
「好吧。」巴奇突然說,打斷了史帝夫的思緒。他回過神來,看到他的朋友多少又恢復了原貌。「就這樣。窗邊的那兩個女孩。」他點點頭,史帝夫跟著他的視線望過去。「你還說今晚找不到適合的人呢。」
 
「很漂亮。」他不知道還能說什麼。「為何是她們?」
 
「紅髮那位有著忠實的信仰呢。」巴奇咧嘴笑著,拍了拍史帝夫的肩膀。「就跟你一樣。把金髮的留給我。走吧。」
 
史帝夫還沒來得及問那句話到底什麼意思,巴奇就走了,他只得跟上去。直到走近那兩位女士的桌位,史帝夫才發現巴奇遠從室內另一頭看到的東西:一個小小的金色十字架,垂在那有些雀斑的鎖骨下方。他不由得微笑起來。
 
「嗨,我們有這榮幸請兩位女士喝酒嗎?」
 
史帝夫覺得胃部緊縮,在短短一分鐘內,他又感覺到他的朋友不再像他一直以來認識的巴奇‧巴恩斯了。那親切、隨和的魅力依舊火力全開,但當他開口時,史帝夫領悟到那當中多了一些東西,黑暗,幾近危險。他看到巴奇臉上出現一抹慵懶、狡黠的微笑,不由得稍微站直了些。
 
「我們有酒了。」金髮女孩說著,美麗的灰眼睛因微笑而煥發。「如果你願意的話,就先告訴我們名字。」
 
「這買賣我們可吃虧了,但我們可以想辦法彌補。我叫巴奇。」他說。「這是史帝夫。」
 
「你好。」她毫不掩飾地打量他們,而她的朋友輕聲說:「嗨」,同時羞怯地微笑。
 
「我們該不會得猜你們叫什麼名字吧?」巴奇調侃著,這句話讓兩個女孩都笑了。史帝夫一直想不透,為何他能毫不費力做到這一點。
 
「我叫琵雅。」她瞥了一眼旁邊,而她的朋友再次微笑。
 
「艾薇琳。艾薇。巴奇不是你的本名吧?」
 
「我的本名是詹姆士,不過只有我媽會這樣叫我。我在軍中還有個別名,但……不適合在公開場合講。」
 
「你是軍人?」琵雅問道,雖然語調比較像出自禮貌,而不是真的有興趣。巴奇搖頭。
 
「我們都退役了,史帝夫之前還曾經當到上尉。」他不懷好意地瞥了史帝夫一眼。「我只升到中士而已,然後就……嗯,走人了。」
 
「那你現在做什麼工作?我猜猜——間諜?」
 
巴奇突然仰頭大笑,露出修長的頸部線條。「嗯,我不能說,但是……」他眨眨眼,琵雅笑了,翻了個白眼。
 
「你呢,史帝夫?」這個問題讓他愣住了,他看向艾薇,她正朝他露出溫暖的微笑,淺棕色的眼睛友善而好奇。「你是做什麼的?」
 
「我?」他又開始舌頭打結了。有撮頭髮老是掉下來蓋住她的眼睛,而她一直不耐煩地撥開,那隻手很樸素,沒有多餘的裝飾。「我已經不在軍隊裡了,但我還是……嗯……」他拼命尋找適合的形容詞,總不能說他身在一個錯漏百出的菁英隊伍裡,每個成員都是超級英雄,任務則是拯救世界吧?他好不容易才想到:「特種部隊。」
 
「哇。」她看起來好像真的被嚇到了,這對史帝夫的虛榮心有點受用,他小心地笑了一下。
 
「他還是個藝術家。」巴奇說著,史帝夫驚訝地轉頭,巴奇朝他眨眨眼。
 
「真的?哪方面?」艾薇臉上現出了興趣。
 
「嗯,我在學校時主修素描和油畫。」史帝夫緊張地看了巴奇一眼。「不過現在只是嗜好了。」
 
「好啦,現在我們都認識了。」巴奇說。「你確定不讓我們請喝酒嗎?」
 
「這提議不錯。」琵雅說著,和她朋友交換著眼光。
 
「只是我們差不多得走了。」艾薇充滿歉意地說。「要去史塔克工業博覽會。當然,」她期待地看了史帝夫一眼。「如果你們願意一起……?」
 
「好啊。」他笑著,後知後覺地看了巴奇一眼。「那真是——」
 
「太好了。」巴奇接口,那股奇怪的感覺再度湧上史帝夫心頭,像是解脫,又混著失望。「女士先請。」
 
他們站在一旁讓兩個女孩離開座位。史帝夫試著將注意力集中在艾薇身上,她真的很漂亮,他忍不住想著。她身材高挑,如果他還沒接受血清注射,站在她身邊大概會像個侏儒,但現在她只剛過他的肩膀。她穿著簡單的棉質背心裙,露出肩膀,裙子很短,襯得那雙腿更為美麗。她走過他身邊,帶著羞怯、甜美的笑容看了他一眼。他回以微笑,依舊不敢相信事情會進行得這麼順利。
 
「加油。」巴奇低聲說,笑著跟在她們身後走出門。「我就說吧,這沒什麼難的。」
 
「她很不錯。」史帝夫看著琵雅,她比艾薇略矮,但身材就像模特兒一樣凹凸有致,還有一頭又長又捲的如絲金髮。「她們倆都很棒。你是不是……嗯……」他點點頭,但不確定自己是否真做了這個動作。「你喜歡她嗎?我是說,琵雅。」
 
「目前為止我都喜歡。」巴奇的微笑再次變得狡黠,史帝夫一瞬間忘了呼吸,接著他的朋友就拍了拍著他的背。「走吧,別讓她們等了!」
 
接下來的夜晚他幾乎都記不清了,史塔克工業博覽會比他記憶中還要精彩,讓人目不暇給,剛開始完全吸引了他們四個人的注意力。艾薇很隨和——他從前遇過的女人都很難交談,就連佩姬一開始也不例外。但他還是得羞愧地承認,他幾乎記不得兩人說了什麼。她大概提過她兄弟的什麼事情,接著他就分心了,只注意到巴奇和琵雅又走出了他的視線範圍。
 
「抱歉。」他發現自己說了這句話不止一次。「真的,很抱歉。只是,巴奇對這一帶不熟,我怕他走丟了,而且他還帶著你朋友。」
 
「琵雅是在地人,別擔心,她知道路。」這個小時內艾薇已經說了第三次,接著他們轉過拐角,就看到另外兩人在那裡等著。或者,史帝夫心想,更確切地說,是看到他們正在談笑調情,而且顯然一點也不在意把朋友給拋到後方。「看,他們在那裡。」
 
「嘿,伙計們。」巴奇聽到他們的聲音,抬起頭來。剛琵雅說了什麼讓他大笑,暗色的雙眼閃閃發亮。「我們剛走散了一會兒,嗯?史帝夫有沒有乖乖的啊?」
 
「他是個完美的紳士。」史帝夫因他的言外之意而語塞時,艾薇溫和地說。「琵雅,我不想掃興,但我得回家了。明天早上我還得去教堂。」
 
「喔。」她的朋友看起來很失望,但還是勉強從巴奇身邊退開了一步。「嗯,我們應該走了。」
 
巴奇意有所指地看了他一眼,但史帝夫腦袋裡正塞滿了其他念頭,因此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他猶豫地清清喉嚨,覺得自己又蠢又跟不上狀況。
 
「如果你還不想走,我很樂意送艾薇回家。」他轉向她。「這是說,如果你同意的話?」
 
他沒錯過琵雅對朋友豎起的大拇指,也注意到艾薇有點緊張的笑容。
 
「當然可以,史帝夫,你人真好。」
 
琵雅眨眨眼。「到家的時候打電話給我。」
 
「好。晚安,巴奇,很高興認識你。」
 
「榮幸之至。晚點見,史帝夫。」
 
巴奇眨眨眼,笑著向他揮手,當史帝夫再次回頭望向看台,他們已經消失在擁擠的人潮中。他朝艾薇笑笑,試著忽視兩人之間突然出現的尷尬沈默。
 
「今晚很棒。」當他們快擠出人群的時候,他終於找到話說:「不好意思我有點……分心。」
 
「嗯。」她揶揄地看了他一眼,讓他感到困惑。「我注意到了。」她慢下腳步,停在計程車招呼站旁,轉過身來面對他。「史帝夫,謝謝你願意送我回家,但我還是在這裡搭車好了。」
 
「你確定嗎?」他皺眉。「我真的不介意。」
 
「我知道。」她嘆息。「聽著,你是個很棒的對象,如果換個環境,我可能已經給了你電話號碼,而且非常、非常希望你會打來。」
 
「喔。」史帝夫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
 
「但是,」艾薇柔聲說:「比起我,你看來更在意你的朋友。這比我想要的發展是戲劇化了那麼一點。」
 
「什麼?」史帝夫頓時紅透了臉,他有點驚訝自己的衣領沒有真的一把火燒起來。「不,我——你說什麼?」
 
「我說錯了嗎?」
 
「不,我……聽著,巴奇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愛他就像兄弟一樣,但我不……是說,我不是……」
 
這句話可以說得很簡單:我們之間不是那樣子的。我對他沒有那樣的感情。我不會被男人吸引。有太多方法可以表達,但不知怎的,他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字眼來解釋。於是他猶豫了,在這同時他又想起那狡黠的笑容,擱在他頸部的溫暖手指,寵溺的神情,還有環住肩膀的有力手臂。
 
「也許我搞錯了。」艾薇有點猶豫,接著小心地說:「但你也許該想想。」她墊起腳尖,環住他的肩膀,溫柔地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你是個很可愛的人,史帝夫,希望你能好好解決這件事。」
 
直到她走到計程車前,史帝夫才回過神來,箭步上前幫她開門。「我……」他猶豫著,充滿歉意地微笑。「我真的很高興還能看到有人上教堂。」
 
「聖保羅教堂。」她微笑。「西六十街和哥倫布大道交叉口。我每週日都會去參加十點的彌撒。」她坐進車裡。「如果你們之間不順利的話。」
 
「好。」他說著,依舊有點暈眩。他關上車門,後退看著計程車駛離。
 
他回頭朝史塔克工業博覽會的方向走,接著又停下腳步。
 
「好。」他再次自語,搖搖頭,走上回家的路。


----第二章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