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兩個王子 下篇 10 end

「聖光啊,我該怎麼跟父親交代?」安度因小聲哀嚎,語氣中的苦惱是這麼深重,讓怒西昂微微感到不快。
 
「交代什麼?」他回頭,雪下過一陣子又停了,他們來時的足跡被掩蓋成一片白色,在矮人的照明礦石下反射藍光。風刮得比先前更猛,在狹窄的山徑上哀泣不絕。
 
「每件事。」安度因走得很慢,半是因為石面濕滑,加上怒西昂折騰了他大半夜,現在天都快亮了。「無故失蹤,羅德隆,還有你。」他猶豫著,看得出來,他真正煩惱的只有最後那一項。
 
「不用交代。」怒西昂冷淡地說。「無論你的瑪布勒斯坦伯父說了什麼,你都可以找到理由搪塞,不是嗎?珍娜‧普勞德摩爾都可以把卡雷苟斯帶進暴風城了,區區一頭雛龍又算得了什麼?」
 
「我父親如果知道真相,說不定會很高興。」安度因悶悶不樂地說。「他不會放過任何可以利用的資源。」
 
「真不巧,我也是。」
 
「你明知道我不是要講這個,別扯開話題。」安度因有些惱怒,黑龍這麼快就冷靜地討論起善後事宜,那態度就像是吃了一盤不滿意的菜後,交代廚師如何回鍋再利用。「我是說,我不可能當作剛才的事沒發生過……」他說到一半便結結巴巴,無以為繼了。
 
「什麼都不會改變。」怒西昂粗魯地說。「天亮後你就回暴風城,繼續做你該做的工作,兒子,王儲,聖光的僕人,還要找個未來可以當王后的雌性。」他不用回頭,也能想像安度因驚駭的神情。啊,現在人形理解卡雷苟斯的痛苦了,他理解,而且屈服,只要能說服那頭露出尖牙咆哮的龍就行。怒西昂在山道上迅速轉身,把安度因拉進懷裡狠狠吻他。
 
天殺的,他絕不放手,管藍龍老頭子說什麼。
 
「你根本沒時間擔心這些瑣事。」他像開始時一樣突兀地推開安度因,轉身繼續往下走。「戰爭爆發時,你得坐鎮在暴風城才行,後續的情勢發展會讓你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
 
安度因警覺起來。「你看到了什麼嗎?」他加快腳步趕上怒西昂,伸手拉住他。
 
「不是龍也能回答你的問題。」他嗤聲說。「如果國王現在肯讓你去卡林多,就讓我把自己的鱗片吃下去。」
 
安度因笑了,黑龍慣常的尖刻反而讓他感到心安。他們走下最後幾道石階,還沒接近巡山人營地,就能聽見此起彼落的鼾聲,只有喝醉的樂團拿十種破爛的樂器可堪比擬,怒西昂的說法算客氣了。
 
他們打開木屋的門,絞鍊發出缺油的哀嚎,但比起這陣噪音合唱就不算什麼了。室內很溫暖,巡山人有的裹著斗蓬,有的拿毛皮當鋪蓋,躺得橫七豎八的呼呼大睡。瑪布勒斯坦替安度因在火爐邊留了個位置,他們躡手躡腳跨過熟睡的矮人,就著熊皮躺在暖烘烘的圓木地板上。
 
怒西昂看著少年打理臥鋪,那張臉在火光下陰晴不定,暗處顯得詭譎,有時又亮得不可思議,像是攤開了所有秘密毫無保留,就和血肉之軀本身一樣。困惑,愉悅,瞬間爆發的激情,沒什麼比這更像生命的幻象了。
 
他伸手碰觸安度因的臉頰,像是想確認他的存在。這身肌肉,骨骼,水氣未褪的金髮,他怎麼吻也不饜足的嘴唇,全都脆弱無依,轉瞬即逝。就算運氣好,他能無病無傷活上幾十年,對龍族而言依舊短到來不及眨眼,但天殺的,這一粒沙在他眼裡是痛得多惱人啊。
 
他不相信卡雷苟斯沒動過這樣的念頭,攫起心愛的人藏進龍穴,切斷所有羈絆,獨享靈魂的美味。但卡雷苟斯做不到,怒西昂知道自己也不會這麼做,他們是人類,生來便在大地上盤根錯節,失去這些複雜、該死、糾纏不清的事物,他們只會日漸凋零,在死亡降臨前便失去生命。
 
他能要求更多嗎?這是對方的遊戲,怒西昂得遵守規則才能進局。
 
「你會留下來嗎?」安度因睡眼惺忪地說,一手環著黑龍,彷彿擔心一覺醒來,怒西昂又會不知去向。「明天,戰爭中,更久以後?」
 
「會。」人形言不由衷地說,在這個天光曖昧未明的時刻,謊言和幻象一樣,似乎是可以被容許的,安度因也知道這一點,那雙藍眸盯著他好一會兒,才終於決定放棄真相。
 
「說謊。」
 
「那就別戳破。」人形伸手蓋住他的眼睛。「睡吧。」
 
「很好,你只有這個時候才會誠實。」安度因笑了。「晚安,怒西昂。」他低聲說,沈沈睡去。而黑龍偎著他,清醒地睜著眼睛,等待第一道曙光降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