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612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兩個王子 下篇 7

卡雷苟斯來探望過他幾次,強迫他吃下一些詭異的東西,像是放在水裡會發光的草,還有看起來像蟲卵的石頭——這東西居然還得生吞!他試圖擺出王子的架子,可惜這招對龍從來沒用,卡雷苟斯只是用那雙波瀾不驚的眼睛盯著他,直到他乖乖照辦。至於味道,安度因連提都不想提,相較之下,在霧隱客棧時老童的補藥實在是親切太多了。
 
「明天我就要和珍娜隨艦隊前往卡林多。」卡雷苟斯嚴肅地說。「替我看緊那小子,部落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分裂,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只有造物主才知道他又在搞什麼鬼。」
 
安度因沈默了一會兒。「我們才剛脫離死亡之翼的威脅,就要忙著互相征伐了。」
 
卡雷苟斯只是微笑,對他而言,這聲嘆息不過是血肉之軀常有的無謂感傷。
 
「您又是怎麼看的?」安度因執拗地追問。「我們這些聖光的僕人奮鬥了數千年,諄諄教誨、拯救,卻從來沒法扭轉歷史,過去如此,未來也不見轉機。這就是血肉之軀存在的意義嗎?毫無道理地循環爭鬥,永遠都有假想敵,永遠在尋找下一個戰鬥的對象?」
 
「我沒辦法僭越造物主回答你。」卡雷苟斯的神情絲毫不變。「但我有另一句話想說:別妄想肩負整個世界。就這點而言,你的野心比那小子還大。」
 
安度因沈默,最終輕聲說:「我只想盡能力所及行聖光的路。」
 
卡雷苟斯考慮了好一會兒,似乎想找出能讓年輕人類理解的字彙。「所以你們的教典才把驕傲列為第一宗罪。」
 
「驕傲!」少年吃驚地挺直背脊。「我從未這麼想——」
 
「想讓世界照你期待的方向運轉,難道不是一種驕傲?」
 
安度因倒抽一口氣,沒了聲音。
 
「睡一覺吧,別再想戰爭,別再想力有未逮的遺憾,這種事你一輩子都煩惱不完。你們的生命已經夠短了,短到不應該浪費在追悔上。」卡雷苟斯溫和地說,像對待小孩子似的,拂亂了安度因的頭髮。「今天不管誰捲入戰爭,都不是你的錯,也輪不到你來負責。」
 
他沒等安度因回答,便像來時一樣悄然無聲地離開了。而卡雷苟斯前腳剛出寢宮,怒西昂便從另一扇門溜了進來,就好像他一直在外面等藍龍王滾蛋似的。
 
這幾天他故態復萌,時常不見蹤影,但只要一回到王子寢宮,便不請自來地鑽進那張華蓋大床,無分晝夜,也不管主人是不是在睡覺,其實頗像——安度因也盡量朝這方面想——他以前養過的獵犬。在他偶爾還會害怕黑暗的幼年時期,額外的體溫其實很能帶來慰藉。
 
可惜他已經不是小孩,怒西昂也不是狗。有時安度因半夜冷醒,睜開眼睛便看到人形帶著一身冰雪,大剌剌把手腳跨在他身上掠奪體溫。這樣的親密令他手足無措,說不清究竟是好事還是折磨,更別提尷尬的生理反應——自從他在昏迷時作了那些夢,影像非但沒有從腦海中消散,反而有肆意蔓延的趨勢,連清醒的時候都不放過。
 
「你壓著我很難睡著。」終於有一天他想出了藉口。「喬納森將軍已經訓誡我好幾次,他以為我溜出去通宵玩樂,擊劍訓練時才會這麼沒精神。」
 
他等著怒西昂反駁,也做好了爭辯的準備,但人形沒有如他以為的露出不豫之色,反而默默點頭起身,在壁爐前另外找了個棲身之地。
 
這下安度因真的睡意全消了。這頭龍是多會找麻煩啊,毛毯被他帶進來的夜露弄濕了,此刻少了另一個人的體溫顯得更冷,但這也不是安度因心煩意亂的原因。聖光在上,不過是個幻象,為什麼他會覺得怒西昂的身影如此孤寂,心中湧起的罪惡感又重得無法承受?
 
「你不回房裡嗎?」他小心地問。
 
「這樣才看得到你。」怒西昂溫和地說,絲毫不提他消失時去了哪裡。「反正我也不需要睡眠。」
 
安度因惱怒得幾乎嘆起氣來,他毫不懷疑這是黑龍的話術,以退為進的手段——多麼狡猾透頂!但那雙眼睛沒有平時精明的光芒,像是每句話都發自肺腑,像是怒西昂真的在擔心他,不論是為了什麼奇怪的理由。
 
他僵持著,最終還是讓了步。「過來吧,少了一個人有點冷。」
 
怒西昂欣然同意,這回他收斂多了,讓兩人間還隔了一肘的距離。但安度因還是感覺得到暖意襲來,蒸乾了毛毯剩餘的濕氣,很快讓他沈入睡鄉。這回的夢境很平緩,沒什麼色彩和聲音,像是乘著小舟在暴風城運河裡漂浮,儘管如此,在他真正閉上眼睛前,還是看到了黑龍似笑非笑,有如猛獸盯著獵物時的狡猾神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