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8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兩個王子 下篇 6

安度因忍著笑,翻身側躺,把毛毯壓在腿下。這三天來,怒吼不時傳出禮拜堂,越過整個中庭直達王子寢宮,激烈得簡直像兩頭龍在打架,就連珍娜‧普勞德摩爾也無法阻止他們。
 
但這有什麼大不了的?經過那些怪異、把人逼至瘋狂邊緣的夢境,睜開眼睛後的一切顯得無比美好。火光,燃燒的松木香味,羽毛床墊的觸感,來到床前每一個人殷切的聲音,父親如釋重負的神色(雖然馬上就大罵他各種疏忽),甚至是眼前這頭暴躁的黑龍。怒西昂像被踩到尾巴的猛獸般在房內打轉,用各種語言罵著卡雷苟斯,極盡尖刻之能,連著一個時辰都沒停過。
 
「你再笑得像個傻子一樣,我會懷疑你的智力根本就受損了。」他一臉悻然。「那還不如讓你繼續睡下去,省得浪費我的血。」
 
「我在聽。」安度因發現自己很難不笑。
 
「你最好有在聽。」黑龍嗤聲。「因為我打算把卡雷苟斯教訓我的那番話,原封不動送給你,也不想想是誰惹的禍。」
 
「我知道。」安度因真心誠意地說:「多說一點。」
 
「你有病嗎?」怒西昂不敢置信地瞪著他,脫口便是一串石匠和牧羊人才說得出口的粗話。聖光啊,他混跡在暴風城的民眾間,就是去學了這些東西回來?安度因忍不住再次發笑,更加專注地望著黑龍,聽他說的每一個字。
 
就是這個聲音。
 
現在安度因想起來了,那些沒有盡頭,重複迴旋的夢魘。他落入藍謎島的暴民群,但這回聖光和德萊尼人都拒絕伸出援手。「冷靜下來,我與你們同在。」他一再懇求卻毫無作用,這些人類原本都是他的子民,現在卻叫囂著推擠、毆打,用任何拿得到手的東西扔他,壓得他無法呼吸。無數雙手扒開他的肌肉和肋骨,血淋淋地掏出內臟。住手,他想喊叫卻發不出聲音,死人怎麼會有聲音?
 
他也夢到了潘達利亞,這回不死族和獸人沒有饒他一命。他在叢林中奔逃,腳底起泡流血,衣服被荊棘割成碎片,還是逃不過一劍穿心,鮮血橫溢。他看到自己的屍體被棄置荒野,腫脹、腐爛成令人作嘔的肉塊,烏鴉站在他的頭上嘎嘎大笑,低頭從眼窩中叼起不停蠕動的蛆。
 
他又見到了卡爾洛斯,獠牙讓那張臉看起來總是在獰笑,他是在殺戮中成長的戰士,下殺手也從不會猶豫。「受死吧!」獸人咆哮著,踏得地面為之震動,毛髮叢生的巨大拳頭瞬間近在咫尺。當初面對他時來不及湧起的恐懼,現在像海浪般反撲回來,他怎會這麼傻,以為自己可以挑戰死亡本身?
 
他無能為力,恐懼隨著夢魘蔓延,再化為絕望,一刻比一刻沈重,直到他再也無力抵抗,只能坐等下一波恐怖扯著他墜落。結束吧,拜託,他已經忘了怎麼祈禱,只能反覆呻吟。如果聖光慈悲,就讓結局快點降臨,但下一次死亡就真的會是終點了嗎?
 
「我在夢中聽到了你的聲音。」安度因思索著,那些蠻橫的吼叫、拍打,怒西昂完全沒給他什麼溫柔的照顧,反而像個發怒的小孩,團團轉著幫他添上新的傷痕,甚至把整杯水潑到他臉上,讓他在夢境邊緣咳得半死。現在他才瞭解,要不是黑龍的粗暴手段,不顧一切地衝撞禁錮他心靈的高塔,他可能沒有機會完好無缺地醒來。
 
「天哪。」怒西昂發出痛苦的呻吟。「此等榮幸可以免了,我已經見識過你作夢的能耐,這回又是什麼,長耳兔還是木偶?」他繼續抱怨,焦躁地在火爐前來回踱步。
 
「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他在黑龍終於停頓的空檔說,這讓怒西昂頓時沒了氣勢,只得抱起雙臂杵在原地,一臉吞了酸酒的表情。這讓安度因笑得更開心了,黑龍能忍受跟人類針鋒相對,卻受不了坦率的善意。他會記住這點的。
 
現在他還想起了夢境的其他部分,在夢魘洶湧而來之際,他看到一頭黑龍從天空降落,碩大的翅膀蓋住視線,沈重卻無比真實,他可以摸到堅硬的鱗片,邊緣尖銳得幾乎能劃傷手,卻把他圍在一處安全的庇護所裡,擋住外頭的混亂浪潮。他甚至不用說「救我」,就知道黑龍會守著他直到世界終結。
 
黑龍轉過頭來,那雙眼睛深紅如血,充滿獸性和人類無法瞭解的語言。蓋住他的翅膀不知何時成了手臂,怒西昂環著他,嘴唇差點就要碰到他的臉頰,比在花園時更親暱,更曖昧,但這次他不再尷尬得想逃,反而有種難以言喻的欣喜。這是幻象,又像是剝除了偽裝,眼前的怒西昂不再咄咄逼人或故做姿態,只剩略帶疲倦的溫情。
 
別離開,安度因似乎聽到自己的聲音,我已經用盡理由,只為了說服你留下。但其實根本沒這麼複雜,讓棋局結束,別管規則了吧。他不記得怒西昂回了什麼,只記得自己伸出手去,便觸到了微笑的弧度。
 
但此刻,在現實的白日天光下,這半夢半醒間的記憶不免讓他發窘,難以直視怒西昂的眼睛。聖光啊,這真是太唐突了,對一頭黑龍——一個三番兩次救了他命的朋友,產生如此逾矩的想像,就算當時神智不清,也稱得上是冒犯了。
 
他把毛毯直拉到下巴,翻身背對怒西昂,在聽到腳步聲時慌忙閉上眼,像個以為躲進牆角就能逃避處罰的孩子。拜託離開吧,他在心裡祈禱,給我點時間清除這些念頭。但身影卻在他床邊站定,那無形的壓迫感持續著,安度因覺得自己的心跳如此劇烈,整張床都會跟著搖晃起來。
 
怒西昂肯定知道他在裝睡,而且會抱怨這無禮的行為,或尖刻地嘲笑他一頓。但黑龍只是俯下身來,觸感真實的嘴唇印在安度因臉頰上,久得不像是個晚安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