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兩個王子 上篇 2

所以他選擇了潘達利亞,遠離親族的監視。他們是不可能追來的,除了像怒西昂這樣幼小無害的雛龍,踏入迷霧勢必驚動此地的靈獸,不管是開戰或交涉都費時耗力,巨龍們寧可固守自己的地盤,沈默地舔著奈薩里奧造成的傷口——也許還有破碎的自尊吧,他每每想起就要發笑,這何嘗不是親族如此防著他的原因?
 
如今,黑龍王子的名聲正沿著朦朧天梯的棧道傳播出去,速度比他期望的還快。霧隱客棧從未像此刻生意興隆,這裡原本只是接待信差的驛站,老童自己就是個因傷引退的影潘,打掃起來總是虎虎生風,言談間也不時透露有志難伸的無奈。好不容易認了命,這幾年培養出做菜的興趣,卻一個月等不到幾次發揮的機會,如今庭院裡擠滿了冒險者、咕嚕摩商人和犛牛,他們急匆匆走來走去,用各種語言交談,呼出的熱氣足以融化冰雪,老童也樂得忙進忙出,端出拿手好料外不忘用大嗓門維持秩序。
 
訪客是為了他身後那幾口箱子而來,這點怒西昂相當清楚,他是不是真的黑龍王子一點也不重要,一半冒險者認為這是噱頭,另一半則認為他們既然殺過死亡之翼,兒子必然也沒什麼了不起。他下榻的第一個月,就發生十幾次偷竊和搶劫,但往往沒等到怒西昂出手,歹徒就被客棧裡的影潘揍得不成原形。
 
這些熊貓人來自一個歷史悠久的集團,身手了得,信念堅定,即使知道這位貴客來歷不凡,言談間也不曾流露畏懼,這點很讓怒西昂喜歡。於是他聽從老童的建議,雇了幾個影潘當護衛,自此訪客就算心懷不軌,在看到那幾張木無表情的臉時,都會多考慮幾分。
 
無須懷疑,這裡的財寶足夠你們揮霍十年。怒西昂總是面帶微笑保證,讓訪客滿心期待地離去——血精靈對珠寶的狂熱不下龍族,食人妖喜好古物,而哥布林對響噹噹的金幣毫無抵抗力。他甚至不需要在他們的心臟刻下契約,只憑幾句話就能哄得他們前仆後繼拼命。
 
但這就是天命,多數冒險者都無法活著回來領賞,如今他在三界間行走時,老是聽到靈魂喋喋不休的抱怨、咒罵和懇求,連客棧裡的貓都不勝其擾,乾脆在桌下蒙頭大睡,只在老童嫌牠不抓老鼠的時候,抬頭哀怨地瞪了黑龍王子一眼。
 
春天過去時,怒西昂已經差不多把這件事給忘了。他刺進少年的心臟沾過血,知道他還活著,沒遇到什麼危險,僅此而已,再多也沒興趣。
 
但安度因居然出現了。
 
那時已是夏初,崑萊山的冰雪褪盡,連最後一滴潮氣都消失在陽光裡,岩石被曬得發白,通往山下的路塵土飛揚,把新綻的花蒙上一層灰。連續兩天都沒有客人來訪,倒是下山採買的老童帶回來一堆消息,這是他除了做菜外的最大樂趣,往往連說帶演,怒西昂也就隨他去。於是從屠戶夫妻在街頭打架,到聯盟在喀撒朗南部沿岸建立灘頭堡;他表妹家的豬生下七胞胎,再跳到對抗魔古的最新戰況,說到激動處老童一拍桌子,右腳踏上板凳,完全不管庭院裡傳來的騷動:犛牛低鳴,馬嘶和咕嚕摩挑夫尖銳的吆喝。
 
「又是客人。」老童的語氣活像他立刻就要關上大門不做生意,但還是擺擺手讓掌櫃出去招呼,「我剛才講到哪了?他們找到一處魔古宮殿的遺跡,裡頭到處都是陷阱。你猜怎麼著——」
 
少年就在這時候走了進來,渾身塵土,臉色蒼白,呼吸粗重,汗濕的衣服緊貼身體。他那被打碎的腿還沒痊癒,此刻身體重心全倚在柺杖上。在怒西昂看來,他和垂死的時候實在沒什麼不同,單薄、脆弱、不堪一擊。連老童都驚得忘了自己正講到精彩處,搶上前去便塞了張板凳到他屁股下,硬推著他坐好。
 
「我打聽了很久才找到這裡。」安度因喝光老童送上的山茶,臉上終於有了血色。就算帶上大批人馬,這趟旅程肯定讓他吃了不少苦頭。隨扈幾次上前,結結巴巴地請他先上樓休息,都被他溫和地摒了回去。「只是坐在這裡講幾句話,沒事的。」
 
「可是殿——」那隨扈脹紅了臉,硬是憋出一句:「少爺。」
 
這等拙劣演技看得怒西昂都想笑了。安度因可不同,就算一身狼狽,面帶疲色,瞧他端端正正坐著,便擺出了一套人類精心培育的王子派頭:相貌俊朗,語調莊重,才不過幾句招呼的時間,掌櫃、雜工、廚師連洗衣婦都已經跑出來服侍了他一輪,態度親暱又帶著隨便,像在招呼家族中最得寵的姪子。要不是任何魔法都逃不過龍族的眼睛,怒西昂真要懷疑他施展了魅惑術之類的玩意兒。
 
「你和我上次見到的時候……不太一樣。」安度因上下打量他,神色帶著好奇與迷惑。「但我認得你的眼睛。」
 
「如果我想,也可以像個血精靈或矮人,完全不成問題。」怒西昂看看身上的長袍,在袖口加上繡紋,再添幾筆髒污和洗濯過的痕跡,就像安度因身上穿的一樣。那幾個隨扈不放心地盯著他,手一直放在劍柄上。暴風城人沒有這麼深的膚色,他也藏不住自己紅如鮮血的眼睛,那是幻象僅有的破綻,或說唯一可見的真實。
 
安度因笑了。「這個形象很不錯,而且你的通用語幾乎沒有口音。」他說得像是真心誠意,而不是客套。
 
「部落的人也這麼說。」他回得慢條斯理。「你不用擔心,今天我沒有不死族或獸人訪客。」
 
「看來傳言是真的。」安度因把茶杯放回桌上,掌櫃立即上來斟滿,怒西昂注意到他完全沒動那盤點心。「他們說,有個自稱黑龍後裔的人正在招募冒險者,報酬豐厚,來者不拒。但一提到你的目的,所有人便三緘其口,任我威脅賄賂都沒有用,所以我決定親自上崑萊山瞧瞧。」
 
「你是怎麼說服你父親的?」
 
「我請照顧我的熊貓人醫師諫言,此地靈氣有助於治療煞的影響。」安度因的語氣泰然自若,像是對胡扯習以為常,或者在宮廷裡,這都叫政治手段。「他還談到影潘秘藏的療傷之術,但我想既然沒有大礙,應該就不用去打擾他們了。」
 
「我以為你又搬演了一次金蟬脫殼。」
 
少年挑了下眉,顯是在想話中玄機,為何這個人知道他曾溜過隨扈監視,跳船逃進大陸南方未開發的蠻荒之地?但他沒有追問,只認真地說:「同樣的把戲不能耍兩次。」
 
怒西昂微笑,僅是扯動嘴角就讓他的表情充滿獸性,像龍齜牙撲向獵物。隨扈手上一動,差點把劍拔了出來。「我們寒暄夠久了,『少爺』。你千里迢迢上山,應該不是為了這些無關痛癢,不著邊際的談話吧?」
 
「我沒有忘記,所以才來到這裡。」安度因放下茶杯,同樣露出微笑,莊重的說:「說吧,你有什麼願望?」
 
怒西昂沒有回答,因為人類王子已經閉上眼睛,整個人滑到板凳下:他的戲也就演到這個程度而已。接著整大廳的人一擁而上,又是探問又是叫嚷,人類隨扈拔出亮晃晃的劍,擋在怒西昂前面,熊貓人掌櫃一邊搧風,一邊叫廚房燒熱水,找點應急藥來。方才還懶得打開大門的老童,現在卻雙手扠腰訓了怒西昂一頓,說他不該讓客人太過勞累。
 
這是什麼情況……怒西昂無言地看著這籠炸翻了天的雞,連貓都趴在樑上發出了笑聲。他果真不該對血肉之軀抱著期待,即便只是一丁點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