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兩個王子 上篇 1

現實裡的騷動已歸於平靜,群山緘默不語,醞釀著雷電破空前的死寂。但異界裡仍反照著怒吼、斷劍和淚水的陰影,殺戮的氣味如此濃厚,幾乎挑動了幻象下的獸性。怒西昂舔舔嘴唇,邁著人形的步伐踩過這片迷霧,只有角落的貓看到他的足跡,懶懶甩了下尾巴算是招呼。
 
「你來遲了,雛龍,錯過一場好戲。」那隻貓的影子在異界大了一倍,蓋住地上的獸人屍體。兀鷹正在上方徘徊,等著飽餐一頓的時機。「還是說,你跟我一樣,是來聽聽魔古的最後一聲喪鐘?」
 
「都不是,我對殘羹剩飯也沒興趣。」他停下腳步,淡淡回禮。「我只是偶然路過,毋須在意。」
 
他踞在一個傾頹的祭壇上,碾碎香爐和生鏽的鐵器,細雪無聲落下,靠近他時便化成水,滲進下方那片狼籍。他沒有見過那些人,但空氣正閃爍著竊竊私語,映出他們未來的命運。在某個可能的未來,烏瑞恩國王正率著上千戰艦登岸,站在船首高舉寶劍,為兒子高呼復仇,連同他受過的屈辱和痛苦,都要獸人在今日付出代價。怒西昂看到奧格瑪的防禦工事轟然倒塌,火焰嘶吼著撲向塔頂,但這一切都是枉然,他意味深長地笑了,一個傷痛欲絕的父親無法造成改變,看看你身後,暴風城的寶座上正坐著誰?
 
另一條時間線上,卡爾洛斯大酋長砍下宿敵的頭,用獸人的傳統方式開腸破肚。「為了部落!」他揚聲大吼,震動寸草不生的貧瘠岩地,就連後方對準他心臟的那枝箭都為之戰慄。但是不,不,這些都太遠了。怒西昂伸手碾碎日光,於是天色驟暗,雨的氣味幾乎吞噬血霧。「我們不能放任外族如入無人之境,把潘達利亞當作賭桌上的籌碼。」熊貓人沈痛地說,於是怒西昂望向被血染紅的海岸線,浪頭捲起屍體再打向礁岩,更遠處灰燼漫天,艦隊在火中崩潰,像是被無形的手緩緩拖下水面。
 
其他時間線避開了他的碰觸,退入黑暗彼端,抱怨化為喃喃震動反射回來。龍族自有其極限,無法像真正的神掌握整個世界,否則他的父親也不會耗擲生命,最終死無全屍。但怒西昂已經看夠所有可能發生的未來,其餘不是機率微乎其微,就是更難以捉摸,踏錯一步便會摧毀整個大陸。於是他揮開透出雲隙的第一絲月光,轉身離開。
 
卻有一隻手拉住了他的腳,相當粗魯,突兀,逼得他不得不停下來。
 
是那個躺在地上的少年,暴風城王儲安度因。他氣若遊絲,藍色眼睛蒙上一層陰影,胸前、肩膀和腿上的紅漬正逐漸擴大。瞧瞧,那口鐘的碎片還插在他的肺裡,現在可是一點神聖性也沒了,只不過是一片凶器,而且很快就會要了他的命。正常人受了這麼重的傷,靈魂會迫不及待拋棄身軀,他卻不知怎麼硬是杵在三界之間,遲遲不肯離去。
 
「這是什麼地方?」他問著,聲音幾乎被霧吞噬。「為什麼東西看起來像在水裡一樣?」
 
「你快死了,王子。」怒西昂不帶情感地說。「看到地平線了嗎?那裡才是你該去的地方。」
 
「不可能。」安度因本能地反駁卻一陣咳嗽,血沿著嘴角滴落,靈魂離那殘破的身軀還不夠遠,無法讓他忘記疼痛。「……救我。」他驚駭地看著染紅的手腕,聲音中終於有了畏懼,和一絲怒西昂不太瞭解的怒意。「我不能死在這裡!」
 
多麼激動人心的宣言。異界之外有許多腳步匆匆踩過,有個熊貓人跪下來大喊:「別移動他,叫治療師來!」但他們束手無策,看那一張張蒼白的臉就知道。
 
「救我。」安度因重複,他只剩蠕動嘴唇的力氣,那些熊貓人看不到也聽不到,他們全亂了方寸跪在地上,試圖徒手止住少年身上湧出的鮮血。
 
怒西昂漫不經心地瞥了一眼界外,有個治療師正威嚴地喝叱其他人滾開,接著跪在安度因身邊,碰觸他血肉模糊的傷口,但她喃喃自語,卻是在祈求神明幫助。你搞錯對象了,女孩,他們從未插手,至於怒西昂,目前也看不出多管閒事的理由。
 
「你沒理由不救我。」聽聽他的語氣,把一句懇求說得像命令。這個嬌生慣養的王子,腦袋裡裝滿了英雄事蹟和未來的憧憬,看他在叢林中跋涉前行,濺起滿身污泥的樣子,夜晚伴著狼嚎入睡,醒來時只見到充滿敵意的臉,居然還有膽子和他們攀談。怒西昂眨眨眼,篝火的濃煙竄起,散開時他看到白虎巨大的身軀,隆隆笑聲震動恆春谷的山陵。造物主啊,他還真的喜歡這個少年,是吧?古神有肚量容忍這樣的隨心所欲,目中無人,怒西昂可沒有。
 
「我是救得了你。」怒西昂微微傾身,在少年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幻象在死亡面前不起作用,他一身鱗片黑得發亮,眼睛則紅得滴血。「但又何必?」
 
「救我,你所見的一切就不會發生。我會想辦法改變……改變未來。」
 
少年吸不上氣,語尾開始扭曲,喉間發出潮濕的哽咽,但怒西昂仍聽得到靈魂掙扎,清晰如怒吼。難道他以為自己不會死嗎?還是他以為這個偶然路過的陌生人,真會大發慈悲伸出手來?
 
但少年說話時空氣繃緊了,雲裡有光掠過,閃電卻猶豫著收斂了聲音。怒西昂知道是什麼把他引到這裡來了,不是這個魯莽輕率的王子,而是他身後的陰影,那雙眼睛正虎視眈眈,紅得像鮮血淬煉,熟悉而又陌生。「你選了他,奧妮克西亞。」他喃喃問著:「為什麼?」
 
當然黑龍公主沒有回答,這個他從未謀面的姊姊,她的身軀早已化成灰燼,沈進艾澤拉斯的沼澤地裡,幾年後父親也步上同樣命運,彷彿宣告龍族再也沒有力量統御大地。沒錯,為什麼是這種生物,如此脆弱,不堪一擊,卻自信他們能改變世界?
 
「當心你提出的要求,人類。使喚龍族的代價是很高的。」他伸出手,指尖在那一剎那化為利爪,刺穿少年的心臟。他沒感覺到鮮血迸溢,在那近乎空白的停頓中,三界都因為他的橫加干擾而燒成一團烈火,發出刺耳的尖嚎。他被短暫驅逐,睜開眼睛時已回到下榻的客棧窗邊,老闆正砰砰敲門,宣告他為貴客準備了上好餐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