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4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Living in Death 13

 賽菲拉快步下樓,被驚醒的死者陸續走出屋子,打著寒顫互相探問,直到衛兵策馬衝進村中,竭力嘶吼的聲音就像警報劃過天際。賽菲拉一個轉身衝回屋中,不存在的心臟似乎也猛跳起來。當她抓起桌上的武器時,早已分不清手上的顫抖是因為寒冷還是恐懼了。
 
天譴軍團!
 
 
 
重 生後便一再被灌輸的名詞,化為現實時卻比任何惡夢還駭人。賽菲拉握緊了劍,看著黑暗中蜂擁而來的點點燐火。空中要塞遮蔽了天光,而源源不絕的死靈早已包圍 了銀松森林。那些彷彿被地獄之火淬煉過的白骨叫囂著,狂舞著,後方是拖著沈重腳步的食屍鬼,以及空有盔甲的死靈騎士。更遠處飛舞著半透明的女妖,所到之處 草木皆風化成飛灰。不到一夜的時間,這座美麗的森林就變了模樣,先是結滿冰霜,而後凋零、粉碎,像被抽離了生命,只剩一具灰色的外殼。
 
她站穩腳步,身體微傾,讓雜念自腦中流去。一旦上了戰場,所有思考便不必要了。生存死亡都只有一線之隔,不是勝,就是敗。
 
她瞥了一眼身邊的兩個人類,傑克將錘子扛在肩上,眼中發出嗜血的光芒,雖然他的手腐爛的速度加快了,但一時還不影響他揮錘的力道。羅蘭舔了舔乾燥的唇,臉色有點發白,他應該是第一次遇上這種大陣仗。
 
但願你們能撐過今日,她無聲地說。在察覺到這個想法不像她的時候,羅蘭回過頭來,一道暖流隨著他的手勢灌注全身,賽菲拉突然覺得身體輕盈不少,寒意也消失了。
 
「好好保重。」他露出緊張的笑容。
 
算了。她長長嘆了一口氣。想法,立場,這點小事在生死之前何足掛齒。
 
傑克也轉過頭,露出了野蠻的笑容。「好個盛宴,沒殺個上百不夠本啊!」
 
尖銳的號角聲劃破黑暗,臨時組成的瑟伯切爾防衛隊發出不下死靈軍團的戰吼,衝入了敵方的陣形。
 
這一波天譴軍團不是太強勁的敵手,賽菲拉初交手就知道了。她穿梭在兩軍衝撞之處,一俟空隙便朝食屍鬼的腦門敲下去,當他們陷入昏迷時自然會有趕上的友軍接手。骷髏需要的注意力更精準一點,但只要插進正確的關節,就會當場散落成一堆骨頭。
 
兩 方陣形很快就被衝散,到處都是一小堆人的打鬥,而賽菲拉視為真正對手的死靈騎士和女妖卻一直停在遠處的丘頂上。他們在觀望。賽菲拉想。這些先遣軍只是用來 試探、消耗我們的棋子,但我們除了應戰毫無選擇。從他們小心翼翼的行動看來,銀松森林應該只是他們的第一站,只要攻下這裡,不論是往北的幽暗城或往南的暴 風城,都如探囊取物了。
 
第 一波攻勢終於稍緩,瑟伯切爾防衛軍連友軍的屍體都來不及收拾便撤回村中,留下遍地殘骸。賽菲拉在人群中見到羅蘭和傑克,不期然鬆了口氣。她很快抑住上前拍 他們肩膀的衝動,只點了下頭便走進市政廳。事態緊急,連原有的議事規則也顧不上了,所有人都擠在那裡,七嘴八舌商議對策。
 
「敵方人數過多。」執行官哈德瑞克緊皺眉頭。「你看到了嗎?他們只不過派出小卒,就讓我們折損了五分之一的人力。瑟伯切爾的防禦工事撐不了多久,這裡原本就不是要塞——」
 
「那就撤吧。」賽菲拉冷靜地下了結論。
 
「撤到哪裡?」哈德瑞克苦笑。「往北的路已經被他們封鎖了,往南又直通人類把守的區域。」
 
「總比我們徒勞無功地陣亡要好。我們可以先撤退到塔倫米爾,然後想辦法聯絡幽暗城。」
 
「可是那裡的人類——」
 
「又怎麼樣?」賽菲拉火爆地一拳搥在桌上。「他們會比外面的天遣軍團可怕嗎?說到底,現在反而應該和他們聯手,一起抵抗那些鬼東西吧!什麼立場,領土,自尊,這些等我們撐過今晚再說也不遲!」
 
四下突然一片死寂,賽菲拉迎上那些驚疑交雜的眼神,連傑克和羅蘭都瞪大了眼睛,直到哈德瑞克發出長長的呻吟:「天哪!」
 
所有人都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燐火又燃起來了,魔法陣的光芒映亮了村外的丘陵,像血一樣。一種黏膩的聲音在凍結的空氣中蔓延開來,混合著腐肉、濕土、霉菌的氣味,令人想起在黏液中拖行的蛆。
 
這才是活生生的惡夢,就連她這個死者都覺得難以忍受。那些被遺棄在戰場上的屍體蠕動起來,斷了手的,肚子上插著劍的,肩膀裂到胸骨的,或走或爬,緩慢而執拗地朝他們的故居前進,而他們身後,是為數比先前更多的軍隊。
 
「賽菲拉。」羅蘭嚥了一口唾沫。「拜託你一件事。」
 
遠方響起女妖的歌聲,像哀嚎,像詠唱,村中僅剩的銀葉松在這陣浪濤中逐漸碎裂成灰。
 
「我也是。」賽菲拉頭也不回。「如果我倒下,一定要砍下我的頭。」
 
所有爭論都被拋在腦後,殘存的人類和被遺忘者拿起武器,像石頭投進池塘般衝進鬼燐點點的大海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