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6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星戰傭兵》正義的價碼 3

組內都稱這裡為棺材,一半是因為擠滿檔案,只留下一個人能出入的走道,另一半則是這個職位的折損率,許多特勤組長在上任一年內就因壓力而崩潰,他的前任則因為收賄醜聞而離職,這相當罕見,因為貪污在天澄星司空見慣,已經快不能算犯罪了。
 
那個無禮闖進病房,開口就要走他三年薪水的男人正在螢幕上,和銀盤議會的幾個重要人物侃侃而談,呼籲聯邦政府放寬對私人軍事企業的限制。那顯然受過演說訓練,鏗鏘有力的嗓音,在封閉而沈悶的辦公室內顯得很不搭調。
 
私人軍事企業,簡單一句就是傭兵,向來是個惡名昭彰的行當,跟星際化的海盜差不多。十年前,黑眼星系的艾勒特星發生內戰,幾個獨立政權雇用的傭兵毫無節制,幾乎破壞了整個星球,文明再也無法重建,緊接著又有兩家企業的戰艦在航道上火拼,其中一艘墜落,同時毀了一個小行星。
 
這一連串事件迫使聯邦政府緊急修法,大幅限制這些公司的人數、使用配備和行動範圍,連年收入都要列管,同時擴張維安部隊的編制和執法權,這才將「自由騎士」的氣焰壓了下去——這頭銜諷刺得可笑,因為他們的業務通常和自由扯不上關係。嚴磊比較偏好通俗的名字:賞金獵犬,一群飢餓、難以控制的瘋狗。
 
這些人在天澄星晃蕩,究竟有什麼目的?
 
他連進維安部隊的資料庫,那個叫馬克米連的男人記錄很長一串,他跑過很多個星球,打過蘇爾瑪獨立戰爭,還受聯邦政府委託追捕宇宙海賊,稱得上是豐功偉業了。有幾個標題含糊不清,點進去則是加密檔案,連他這個職級都無法調閱。
 
全都和NGX星人有關,嚴磊用手指敲著桌面,那可是星際有名的恐怖份子。
 
「老大,你又打算在辦公室待通宵嗎?」羅恩斯坦用力推開門,幾個檔案夾應聲掉落。很久以前那扇門是要通過指紋辨識的,但機器壞了以後就沒修過,跟那些毒死人的飲料一樣,已經成了維安部隊的吉祥標誌。
 
嚴磊頭也不抬,繼續盯著那幾個神秘的標題。「拜你所賜,我得日夜趕工才寫得完報告。」
 
羅恩斯坦立刻後退,又撞翻一疊壓縮碟片。「好歹我們都還活著,就別計較這些小事了。」他諂媚地說:「需要我去買晚餐嗎?」
 
「算了,我出去走走。」嚴磊耙亂頭髮站起來。那一連串資訊讓他眼睛作痛,他得花點時間整理,分析疑點。
 
「好主意,坐著太久會導致下肢血液循環不良。」羅恩斯坦退出門,讓嚴磊擠出狹窄的走道。「不過,現在只剩轉角那家『藍天』開著了。」
 
「我知道。」嚴磊嘆著氣向外走。「反正我們的味覺都被那台飲料機破壞得差不多了,合成肉根本不算什麼。」
 
已經超過下班時間很久了,但街上依舊燈火通明,一輛輛磁浮車呼嘯而過,前方發生不太嚴重的擦撞事故,維安人員正指揮車主降落,同時阻止他們繼續互相辱罵。橫跨整個路口的電子看板正播放環獵戶座旅遊廣告,星群的強烈光芒投射在地面,讓嚴磊有種漂浮在宇宙的錯覺。經過藍道爾家族的酒店時,那扇強化玻璃門剛好開啟,穿著時髦的男女談笑而出,後方流洩出悅耳的音樂。這就是晴光市,一個從無到有,為夢想打造的國度,沒有人在意夢醒之後剩下什麼。
 
他平常吃晚飯的小店就在街角,雖然招牌叫藍天酒館,其實只是間供應簡單伙食的餐廳,也不賣酒。在天澄星,酒是致癮性管制品,這表示價格奇貴,只供應給有錢人,不然就只能靠自釀或走私。說到底,維安部隊之所以持續光顧,只因為老闆通宵營業,適合加班的可憐蟲而已。
 
但他一進門就愣住了,他平常的座位已經給人佔據,背影看起來還該死的熟悉。那個敲詐了他一百四十八萬聯邦幣的賞金獵犬,正一臉愉快的轉過頭來,面前還放了一盤油滋滋的大豆仿肉漢堡。
 
「又見面了,嚴磊。」
 
「通常這麼跟我打招呼的人,都不懷好心眼。」
 
馬克米連大笑。「我只是在這裡停下來吃個晚餐,沒必要這麼緊張吧。」
 
他猶豫著是否要立刻轉身離開,但這表示他得熬到早上,只能喝辦公室毒死人的健康飲料。考慮到他就算遠離那傢伙五個桌子的距離,他還是會繼續喊話,嚴磊只得不甘願地在他對面坐了下來。
 
「老樣子?」老闆從廚房喊過來,嚴磊隨便應了一聲,反正會端出來的就那幾樣,他閉著眼睛都會背了。
 
「我比較喜歡貨真價實的帶血肉。」馬克米連挑剔地戳著那盤餐點。「你們平常都吃這種玩意兒,難怪脾氣暴躁。」
 
「是羅恩斯坦告訴你我會到這裡來的吧?」嚴磊暗自決定回辦公室後要把他的頭按進垃圾處理機。「你想幹什麼,追加費用?」
 
馬克米連嘖了一聲。「一般人在面對自己的救命恩人時,態度通常友善得多。」
 
「我說過『謝謝』,而且套用你的話,帳已經結清了。」他稍微挪動位置,讓老闆把一盤熱氣蒸騰的玩意兒放上桌。唉,又是大豆仿肉,還有基因改造胡蘿蔔。「如果你不能在我吃完晚餐前說明來意,我就直接走人。」
 
「夠爽快。那我就直說了,我希望自己的私人軍事企業能進入天澄星,事實上,是一艘艦艇。」
 
「那是違法的。」嚴磊冷冷地說。「聯邦政府禁止私人軍事企業進入某幾個直轄星球,尤其是交通樞紐或重要經濟都市,你可以去查清單。」
 
「而我要廢止這個法令,起碼讓它更人性化一點。銀盤議會和維安部隊總長的意見將會相當重要。」
 
「我不是維安總長。」
 
「你不想當嗎?」
 
他立刻站起來,把切肉刀噹一聲丟回盤子上。「我不收賄賂。」
 
「坐下,嚴磊。」馬克米連並沒有動作,但那一聲卻會讓任何聽到的人立即挺直背脊,只差沒回「是,長官!」那是慣於發號施令,見過無數死亡的人才能發出的語調,充滿不容辯駁的魄力。
 
他坐回椅子上,盡量不損尊嚴地瞪著馬克米連。
 
「克里斯多弗‧羅森打算提早退休,事實上,他已經在物色接班人選了。」
 
這可是個大八卦,但嚴磊盡量表現得不為所動,只說:「總長的年紀也差不多了。」相當的言不由衷,他還以為那個對權力如此狂熱的老頭子,會連任再連任直到某天在辦公室斷氣為止。他上任後便積極擴張維安部隊的規模,藉聯邦政府之名把執法權伸進各個星球,並且動用特別法案爭取到超過十年的任期。
 
「我認識他很久了。」馬克米連淡淡地說。「雖然我們的理念不同,但他也曾是個好軍人,連生死都不放在眼裡。你知道嗎,權力真的不適合用來營造安全感,得到愈多,就愈恐懼,到最後你會懷疑身後的影子,不敢關燈睡覺,深怕在夢中被掐死。」
 
嚴磊突然明白了,這十年間聯邦政府對私人軍事企業的箝制,維安部隊的擴張,背後似乎有更錯綜複雜的故事。「他想除掉你。」
 
「沒這麼嚴重。」馬克米連惆悵地笑笑。「想讓我動彈不得倒是真的。」他喝了一口合成飲料,皺起眉頭。「你們怎麼能靠這種泥水過日子?我拜訪銀盤議會的時候,喝的可是貨真價實的咖啡。他們管制致癮性商品,留給自己享用,真是超乎想像的腐敗。」
 
「你如果這麼瞭解他,就知道他不會把位置交給我這種人。」
 
「這要看你,」馬克米連淡淡地說。「願不願意利用我的影響力。」
 
四周突然安靜下來,只剩老闆放的流行樂「踩著星星前進」,窗外雨絲迷濛,把燈光染成散亂的色彩。在天澄星的旱期,氣象管理局會在夜間造雨,好穩定空氣品質。
 
「你為什麼不進入聯邦政府?」
 
「然後像你這樣,被層層規定壓得喘不過氣嗎?」他聳肩。「無意冒犯。玩遊戲的人太多了,我寧可站在棋盤外,拿自己的小兵攪亂一池春水。」
 
他說得太過赤裸,嚴磊不禁惱羞成怒。「如果每個人都不照規矩來,就會回到聯邦政府成立前的局勢,所有星球混戰成一團,每個人都沒好日子過。」
 
「我只是決定不加入而已,不表示我反對體制。」他笑著。「我最討厭寫報告和報銷收據了。」
 
「為什麼找上我?」
 
「你有名得要命,很驚訝嗎?你可是『維安部隊最後的良心』呢。」他朝餐廳後方擺手,示意老闆把空盤子收走。
 
「少把我當傻子,傭兵。」嚴磊沈下聲音。「『你』為什麼找上我?」
 
馬克米連沈默了好一會兒,嚴磊倒是不急著走了。依照官方資料的描述,眼前這個人幾乎是個傳奇英雄,但嚴磊不相信故事。英雄也分很多種,有殺人如麻的,不擇手段的,捨己為人的,這些人大抵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意志堅定,願意為自己的信念犧牲,而嚴磊開始好奇,他犧牲了什麼?
 
「我追捕NGX星人很久了。」他終於說。「我想你對這個名字應該不陌生。」
 
嚴磊點頭。「我處理過幾樁案子。」瞬間他又想起了那怪異、挑戰理智極限的外型。NGX星人之所以讓宇宙聞之色變,不只是因為他們把身體改造成半機械體,而是那強烈的復仇心,摧毀敵人的高度行動力。星際恐怖份子的稱號不是浪得虛名。
 
「二十年前,我摧毀了他們在瑪赫拉娜星的研究所,聯邦政府的救援姍姍來遲,等他們跑完公文,NGX星人已經跑得一個不剩,把能搬的東西也運走了,那回只有我和另一個弟兄生還。」他自嘲地笑笑。「之後維安部隊還想延攬我,而我呢,不想用跑公文來鍛鍊腳力,就拿了全部家當,成立自己的私人軍事企業。」
 
現在嚴磊知道他聲音中那絲熟悉的沙啞是什麼了。仇恨,懊悔,悲傷,他們是同一種人,在戰爭中失去了自己以外的一切,站在來時路上回首,只能見到一片白茫,除了咬牙向前走外別無他法。「賞金獵犬。」他喃喃地說。
 
「我很喜歡這個稱號呢,在咬住NGX星人之前,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你該不會想說,他們正躲在天澄星上吧?」
 
「很接近了。」馬克米連笑著,眼光卻銳利起來。「他們學乖了,不再用大張旗鼓蠻幹的作法,而是躲在幕後操縱。政治滲透,經濟破壞,種族衝突,非法走私……他們已經用這種手法摧毀了五個星球,聯邦政府抓不到人也掌握不到證據。」他向後靠在椅背上,抱起雙臂。「而這次,我非得預先佈網,早他們一步才行。我要把自己的戰艦開進天澄星,還有超過聯邦法規允許數量的傭兵,這會是一隻訓練精良的軍隊。」
 
「也可能是亂源。」
 
「得了吧。」馬克米連悶笑。「天澄星還可能更糟嗎?說不定你會發現我的手下好用多了。這年頭連忠誠都靠不住,你又憑什麼認為金錢買到的正義會比較差呢?」
 
「你需要維安總長的支持,用不著我也能辦到。」
 
「他會投票給我,當然。但一隻老邁的牛在大難當頭時是跑不動的。我需要體制內的支援,情報,人力,甚至是最後一道法律的防線。」他點點頭,用一種談生意大事底定的態度說:「這是你的機會,嚴磊。」
 
維安總長,多麼遙不可及的頭銜。儘管他符合一切資格,但嚴磊知道自己絕對爬不上那個位置,不是因為他能力不夠,操守不佳,正好相反,是因為他太正直無可妥協,當初他誓言與黑幫周旋到底時,清楚看到克里斯多弗‧羅森驚恐的神情。對他們而言,雙極島的問題並不存在,因為不管勞工過得多苦,械鬥死傷多慘,貘族人抗爭得多厲害,火都燒不過環繞晴光市的湖水。
 
但馬克米連的提案就會是解答嗎?這個被鎖住大半檔案的英雄,顯然還藏了更多內幕沒說。太順利的事總是後患無窮,商場如此,政治亦如是。誰知道這一腳下去是不是萬丈深淵?他可以想像,如果答應了這筆交易,下一任維安總長將會受制於傭兵,永遠抬不起頭來……
 
為了理念,他願意付出多少代價?
 
「很抱歉。」他站起身。「我必須拒絕你的提議。」
 
馬克米連微笑,彷彿被拒絕的人是嚴磊而不是他。臨走前,他把聯絡方式寫在餐巾紙上遞給嚴磊,字跡和他給人的感覺很像,粗獷而獨樹一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