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Living in Death 9

 羅蘭抱著膝蓋縮在火堆前,幾乎連臉都埋進了黑暗。他額上被石頭擊中的地方腫了起來,賽菲拉踱到他身旁,粗魯地用濕布擦掉他臉上的血塊。
 
「如果你想要,還可以回那個村莊去。」她粗聲粗氣地說,把破布扔在羅蘭的膝蓋上。「順便改善他們和暴風城的關係。」
 
「不,我想還是算了。」羅蘭抬起頭,無意識地撿起那塊布折好,然後發現那是屍體的衣服,只得哭笑不得地放到了一旁。「雖然這樣講很奇怪,可是我覺得讓他們繼續討厭暴風城,討厭聖騎士,也許會更好。他們就是因為放棄了外援,才能這麼堅強……」
 
「這小子倒是長了點見識。」賽菲拉用亡靈語對傑克說。
 
「而且,我還得確定傑克平安抵達幽暗城,治好身上的病才行。」
 
賽菲拉一聽又火大起來。「別再拿別人當藉口決定你的未來了。給我搞清楚,是你執意要跟著我們的,我們根本不需要你,從前、現在、將來也是!」
 
羅蘭愣住了,好一會兒才蒼白著臉低下頭去。「是,對不起。」傑克發現他低頭的次數變多了,無論這件事是否抵觸他原本的觀念。
 
「你自己想想該怎麼做吧。」傑克開口,阻止了賽菲拉的怒火。「不要再討論這件事了。」
 
一陣風掃了過來,將轉趨微弱的火堆吹得劈啪作響。這裡的枯枝燒得比想像中快,羅蘭摸黑走上丘陵,為即將到來的守夜做準備。養尊處優的他顯然很少做這種工作,一路磕磕碰碰,製造出足以吵醒冬眠熊的聲響。傑克咧嘴笑了。「真是個溫室的花朵。」
 
話還沒說完,羅蘭一跤絆倒在墓碑上,手中的枯枝劈頭蓋腦全砸向傑克,引起一陣足以吵醒死人的吼叫和牢騷。賽菲拉完全沒打算幫忙,只坐在一旁看熱鬧。羅蘭一邊道歉一邊忙著收拾,好不容易能夠坐下,又絆到另一個墓碑。他嘆了口氣,索性就地坐在石塊邊,研究著上面的刻痕。
 
「這不是塞爾沃特家的徽記嗎?三道弦月再加上鹿角——」他吃驚地低呼一聲,湊近墓碑更加仔細地研究。「原來他們在這裡戰鬥過!」
 
他移向另一個墓碑,在微弱的光線中摸著蝕缺的圖形。「這和我家的徽章有點類似,也許這當中有我的祖先。」家族榮光讓年輕人振奮起來,連墓碑看起來都不再陰森。「賽菲拉,你也是在這裡陣亡的嗎?」
 
傑克差點被口中的烤肉嗆著,瞬間竟有點佩服這小子的腦袋之單純。他從沒見過有人膽敢問不死族生前的事情。
 
出乎意料的,賽菲拉並沒有大發雷霆,只是抬起頭,冷冷地說:「我忘了。」
 
看來他也愈來愈不理解這個被遺忘者了。她今天竟然捲起袖子幫助那些人類,受到侮辱也沒有拔出匕首。不過這就是活著的好處,你總是會遇到超乎理解的事,直到你的腦袋也變得怪怪的為止。
 
「你不大有好奇心。」
 
「在我活著的時候就磨光了。」
 
羅蘭吃了一驚。「你還記得生前的事嗎?」
 
「不記得。」她聳肩。「只是個口頭禪而已。」
 
「連模糊的印象都沒有嗎?像是自己曾作戰過的地方,或刻著名字的劍……」
 
「我的名字是法拉尼爾大人賦予的。」她的聲音突然疲倦起來。「不要抱著莫名其妙的期望。我們的生命來自希瓦娜斯女王,沒有人記得生前的事情。」
 
「總有一些蛛絲馬跡——」
 
「你以為我們『想』記起嗎?」陡然尖銳的聲音嚇了羅蘭一大跳。「然後要做什麼?找回家鄉,發現那裡已成荒土瓦礫?還是拖著這身腐骨爛肉,回到親人面前告訴他們:哦,我沒死成,只是變得這副模樣了?」
 
羅蘭整個人都傻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臉色蒼白地低下頭去。「抱歉……」
 
「知道了就乖乖閉嘴。」她拾起一根樹枝,用力插進火中。「我們是為復仇而生的殺人鬼,不多也不少。」
 
「你復仇了嗎?」
 
「也許吧,我不知道。」她滿懷惡意地補上一句:「我殺了太多人。」
 
羅蘭過了一會兒才小聲地說:「復仇完之後呢?」
 
「復仇完?你以為仇恨會有終止的一天嗎?」賽菲拉的怒火陡然爆發,在兩個男人來得及反應前,她拔出匕首撲向羅蘭,扯住他的頭髮摜向地面,抵住他的喉管。「當你口乾舌燥筋疲力竭也不敢在荒野逗留,直到步入友軍的帳棚才敢闔眼;當你永遠摸不清迎面而來的人在盤算什麼,只能先殺死對方確保自己的安全;當你眼見同族的村莊被燒光,不分男女老少被槍尖插在風中,這才是仇恨,這才是恐懼!你沒想過我在每次守夜的時候磨著刀,想伺機切斷你的喉嚨嗎?你這麼容易就卸下心防,就是因為你根本沒體會過真正的仇恨,你這個眼中只有聖光,被美夢蒙蔽的溫室花朵!」
 
羅蘭恐懼地瞪著那張鬼氣森森的臉,刀尖逐漸壓進喉頭,他想咳嗽卻不敢用力,連聲音也哽得斷斷續續。「你的眼中難道不是只有仇恨嗎?殺我一點意義也沒有,但你還是下得了手。這樣你們和天譴軍團有什麼不同?起碼我們是真心想結束戰爭,希望苦難有停止的一天!」
 
出乎意料地,賽菲拉沒有一刀割斷他的喉嚨,反而揚起了嘴角。「也許,是沒什麼不同。」
 
傑克呼出一口氣,悄悄鬆開握住戰錘的手,情緒竟有點複雜,他差點就可以和這個厲害的殺手大幹一架了!
 
她收回匕首,像影子一樣無聲坐回火邊。「你倒是說說看,如果戰爭結束,你要做什麼?」
 
羅蘭愣住了。戰爭結束?雖然和平條約不斷地在修正和維繫,但從他出生到現在,戰爭早已成了既成的事實,而他們的目標就是打敗敵人獲得勝利。他從未想過真正的和平會是什麼光景,而他又會在哪裡——行走各地傳播教義,還是留在學院中指導後進?指導後進做些什麼?和平都降臨了……「我不知道。」他終究誠實地說。「我沒想過。」
 
「明白了吧?」賽菲拉冷笑,眼窩在火光下凹陷如骷髏。「戰爭永遠不會結束。除了互相殺戮,我們早就沒有其他生活方式了。」
 
沈默籠罩了下來,累積直到沈重的程度。營火在鋪天蓋地的黑暗中顯得微不足道,彷彿隨時會被吞噬。山崗上連燐火都沒有,屍骨墓碑早已風化成大地的一部份。一隻貓頭鷹飛過他們上方,傑克拾起石頭扔過去,只換得挑釁的叫囂。羅蘭抬起頭來看著他,藍眼在火光中澄澈如海。
 
「我想清楚了,我要跟你們走。」他的聲音溫和卻很穩定,帶著不同以往的決心。「我會等到你願意吐露實情的時候,你這些年來的經歷,你不能回家的苦衷,到時我再決定。」他望向賽菲拉,儘管死者故意盯著火堆,不願抬頭。「此外,我想看看不死族的城市是什麼樣子。我從書上學了這麼多關於你們的知識,練習這麼多擊敗你們的方法,你卻是我第一個真正交談的死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