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612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Living in Death 4

 羅蘭在隊伍中偷偷回頭看著傑克,他們接到的命令原本是保護落難的間諜,但自從他攻擊羅蘭又說出等同叛國的話之後,受到的待遇就跟囚犯一樣了。現在他拖著手鐐在崎嶇的地面踉蹌前行,不時被樹根或荊棘絆倒,身邊的士兵也不願意伸手幫他。羅蘭心虛地別開了臉,既氣惱傑克的行為,又羞愧自己騎著馬走在隊伍前方,彷彿也成了其他人的共犯。

不要再被迷惑了。他緊緊抓著馬韁直到鐵手套的碎屑刺入掌中。格林西爾中尉說的對,他是個危險的犯人,不要再被昔日友誼蒙蔽了正義。

前方的羅亞士上尉舉起手,示意隊伍停下,然後指向下方山凹處的目標。羅蘭跟著勒馬停步,有些驚慌地看向兩位長官。他曾在戰場上遇過食人妖,深知他們的兇殘,但眼前出現的並不是攜刀帶斧的戰鬥隊伍,而是一個在午後炊煙中顯得昏昏欲睡的村莊。女性坐在茅屋前織布,小孩在空地上追逐,連狼狗都失去了警戒心,懶洋洋地搖著尾巴打瞌睡。除了綠色的皮膚和茂盛的毛髮,看起來簡直就是人類的村莊。

「羅蘭,你和本軍一起行動。」羅亞士上尉低聲下達命令。「摩根隊長,帶三分之一的人繞到後方,務求一舉殲滅。」

「為什麼要殲滅他們?」羅蘭脫口而出,意識到長官震驚的眼光,他幾乎想找個洞鑽下去。「我是說、他們並沒有攻擊——」

上尉沒有責怪他的魯莽,只寬厚地對他笑了笑。「食人妖是非常危險的種族,若放任他們在叢林中流竄,遲早會有旅人受害。為防患未然,我們必須事先清除路上的障礙。」

「可是——」

「你太心軟了,羅蘭。」格林西爾中尉策馬靠近,壓低了聲音。「就像你放過的那個不死族,光是這點就可能讓你被當成叛徒!」

「她並沒有與我們為敵。」羅蘭無力地說。「事實上她後來還救了我們!」聖光啊,真的是這樣嗎?還是當他太過突然地遇到生平首見的不死族,竟然心生畏懼而停下了手中的劍?格林西爾中尉也許早就看出來了,一切的軟弱在他那雙淡藍色的眼中都無所遁形。

「也許她正是想尋隙下手,只是錯失了時機。」格林西爾中尉加重了語氣。「他們是被詛咒的生命,是大瘟疫後留下的災難,終有一天會把天譴軍團帶回世上!而聖騎士的義務就是解放他們的靈魂!」

羅蘭低下頭,過了很久才小聲地說:「如果我們錯了的話呢?」

「聖光自會評斷。」

羅蘭舉手致敬表示瞭解,默默回到隊伍中,轉移視線不去看傑克揚起的嘴角。兩個士兵正把他的手扭到背後,綁在樹幹上,以防他在隊伍攻擊村莊時逃跑。但那嘲弄的聲音依舊響在耳畔,像刺進靈魂的毒芽開始蠕動抽長。等著瞧吧,在旅程結束之前,他們一定會找個獵物來開刀,他們需要戰鬥,需要功勳,若有任何私人仇恨,也沒有比戰場更能趁亂解決的時候……

什麼都不要想。羅蘭深吸一口氣。在疑問之前,他必須先盡到聖騎士的職責。

他在胸前畫出熟悉的印記,無形的力量竄過隊伍,像一陣溫暖的風。幾個士兵轉過頭來,對他投以敬畏的眼光,但羅蘭無法像平時一樣回以微笑,他握緊了劍柄,緊緊盯著一個剛跑出家門就跌倒在地的孩子。

「出擊!」羅亞士上尉舉起手,高昂的歡呼聲頓時響徹雲霄:「為了暴風城!」

羅蘭舉起劍,那聲「為了聖光!」卻怎麼也喊不出口。他一踢馬腹,跟著長官衝下山凹。

事實上根本沒有戰鬥,只有單方面的屠殺。羅蘭為弟兄們施加的祝福讓他們更加肆無忌憚,老弱婦孺的抵抗就像蚊蟲叮咬一樣。有個女性食人妖奔出茅屋,隨即被趕上的戰士從後砍成兩半,她手中的嬰孩飛了出去,落入亂蹄踩踏的地面。他本能地急拉韁繩避開,格林希爾的坐騎卻跨了過去,當場踩破了嬰兒的頭。

「無人受傷,長官。」羅蘭移開視線,聲音不覺變得粗啞。

「很好。」格林希爾舉目四顧,手上的雙刃斧滿是血跡。「帶走戰利品,集合撤——」

震耳的咆哮打斷格林希爾的聲音,羅蘭倒抽一口氣,看著無數綠皮膚的身影冒出叢林,個個手持長矛,其中幾個還抬著山豬的屍體。是了,羅蘭頓時明白過來,心臟彷彿一口氣沈進了胃裡。這並不是一個缺乏防禦的村落,只是所有壯丁都外出補食,回來卻發現這群人類屠戮了他們的家園。聖光在上,他簡直不知道該請求幫助還是饒恕了!

格林西爾上尉立即回過神來,大吼:「集合!成集中隊形!」

「立即向外突破!衝過他們的陣線!」

兩個截然不同的命令同時響起,士兵還沒來得及反應,長矛就如雨般落下,當場貫穿兩個人的身體。羅蘭連忙調轉馬頭,重新為弟兄張起聖盾,同時食人妖從各個方向衝下山坡,像咆哮的綠色大海湧向驚慌失措的人類。

另一場更為慘烈的殺戮在遍地屍首上展開,到處都是一小堆人的打鬥,狂怒的食人妖用石斧、木矛或任何抓得到手的東西攻擊,現在羅蘭確實覺得他們是危險的種族了,那發紅的眼睛和突出的獠牙光看就讓人心生恐懼,蠻力更大到足以破壞他們的橡木盾牌。但這個隊伍的士兵都裝備精良,聖光施加的祝福更大幅提昇了他們的戰鬥力。羅蘭治療了幾位受傷嚴重但仍繼續作戰的弟兄,回頭焦急地尋找他們的長官,深怕他們在混戰中受傷。

羅亞士上尉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居高臨下刺穿了食人妖的心臟。垂死的食人妖揮出最後一斧,沒傷到上尉卻砍中了馬腿,坐騎長嘶一聲,拖著上尉一同倒地。羅蘭連忙下馬衝上前去,將羅亞士拖出來。他只受了些輕傷,但已經氣得臉色脹紅,鬍鬚倒豎,沒等站穩就推開羅蘭,舉劍朝下一個戰區衝去。

直到他砍倒擋在面前的食人妖,羅蘭才發現上尉的目標是被圍困的格林西爾中尉。但羅亞士並不是來救他的,反而一把拎住中尉的鎖甲外罩,咬牙切齒地咆哮:「你滿意了吧?卑鄙小人!一切都在你的盤算之內!錯誤的情報,輕率的行動,你毀了這次的任務!等著在艾法希比元帥面前解釋吧!」

「不要把你的無能怪罪到我頭上!」格林西爾用力掙開,推了上尉一把。「是你毀了『我的』人馬!只會等著分好處的食腐狼,你以為你還有任何誠信可言嗎?等著看軍法會議會相信誰的說法吧!」

「你以為軍情七處會因為頭銜就對你俯首貼耳對吧?你們這些靠臍帶獲得權力的傢伙,看著吧,我也有我的作法!」

「哈,露出馬腳了吧!你這個低賤的迪菲亞間諜,這就是你不敢踏入艾爾文森林的原因嗎,怕被你出賣的弟兄正磨刀霍霍?」

「兩位長官——」羅蘭去拉這個又扳那個,總算把他們互揪領子的手給分了開來,他覷著空隙擠入兩人之間,聲嘶力竭地喊道:「冷靜一點——」

「嘶」一聲細微的震動劃破空氣,格林西爾的眼睛倏地睜大,雙手前伸像要抓向羅亞士,隨即軟倒在羅蘭身上,血淋淋的矛尖從胸前穿了出來。

「中尉!」羅蘭連忙撐著他蹲低,回頭看那隻食人妖已經已經被趕上的友軍砍倒,便開始手忙腳亂地想召喚聖光的力量,卻被一隻手粗魯地拉了起來。

「不許為他治療!」羅亞士湊近他低聲咆哮。

羅蘭被這個命令驚得目瞪口呆。「聖騎士的職責就是救人,長官!」

「他忤逆並試圖刺殺上級,你也看見了!」

羅蘭只覺得一陣怒火上冒,就法理上確實可以這樣說,但這是軍情七處該決定的事,更不是阻止他救人的理由。他想掙脫羅亞士的手,但上尉抓得更緊,連眼中都出現了殺意。

「你必須在軍法會議中作證,否則我立即處決你!」

「我不能接受這樣的命令!」羅蘭一邊掙扎一邊試著舉起武器擋在身前,但羅亞士已經舉起手中的戰鎚,狠狠朝羅蘭敲了下去。

羅蘭本能撇開了頭,然後胸前的壓力鬆開了,他嗆咳起來,這才發現摀住脖子的手滿是鮮血。羅亞士上尉的屍體過了兩秒才頹然倒下,一把小型戰斧深深嵌在頸中。

身後傳來弟兄驚駭的叫喊,羅蘭抬起頭,看到渾身是血的傑克站在面前,露出了野蠻的笑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