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7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魔獸同人] 亡織者 1

 他的知覺逐漸回復,各種程度不一的疼痛也如浪濤洶湧而上。鐵鍊磨破手腕,深深嵌進肉裡,過小的尺寸不僅限制活動,也確保囚犯在不受拷打的時候持續受苦。胸前火烙燒焦的皮膚正在剝落,滲出污濁的液體。這些終究都會痊癒,符文之力正在他體內燃燒,無視主人意願修復受損的肢體,因此他的指甲長回來了,背上的鞭痕在半天內便結痂發癢,這肯定提升了用刑的樂趣,還有什麼比拷不死的犯人更好的玩具?

四周很暗,地下室的牆厚達六呎,沒有任何通氣的孔洞,長年瀰漫著苔蘚和石頭的冰冷氣味。這裡原本用來堆放損壞的武器和工具,現在雜物都被搬走,代之以各種奇形怪狀的刑具,絞盤和楔子,火盆和夾棍。在拷問者絞盡腦汁變換花樣的時候,他就盯著那些裝置打發時間。從使用的痕跡看來,他不是第一個享受特殊待遇的人。他們拿指甲鉗招待過誰?是野蠻的人類,天譴軍團,還是某個血精靈同胞?該死的聖光啊,他離開也不過一個月,卻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那真的只是一個月前的事嗎?他就住在上方的營房裡,指揮士兵在邊境打游擊戰,對抗巫妖王源源不絕的大軍。他對整座碉堡的構造瞭如指掌,閉著眼睛也能走上樓去,穿過守衛塔,沿著城跺往西是一片花園,後來他把花都拔了重菜養雞,四周土地也盡量開墾來自給自足。幾個參謀向他抗議行徑野蠻,玷污了前人的藝術結晶,他默不吭聲翻著帳簿,直到他們乖乖閉嘴,縮著肩膀認輸離去。打仗就是花錢,阿薩斯一日不放棄侵略,他們的補給就愈來愈少,那些歌功頌德的歌謠,還是留給吟遊詩人來唱就好。

他固定在菜園旁的空地訓練新人,白天是劍擊、射靶、戰鬥演練,夜晚則是另一套課程,他們必須學習如何隱藏身影,迅速無聲地發動攻擊,如果連在夜色掩護下都能被寇爾提拉逮個正著,就整套作罷重來。那些各懷心思的難搞的孩子們,總有人在威脅前失去自信,亂了陣腳而一敗塗地,或者覺得自己的戰術比較高明,不聽指揮而擅自行動。解散休息後他們就輪番抱怨伙食不佳,裝備簡陋,各種申訴請願堆滿他的書房。有多少次他徹夜未眠,坐在壕溝邊和老戰友喝酒訴苦,但回想起來,那卻是他最後一段平靜的日子。

還過得像個人的日子。

他想不起自己被五花大綁拖進要塞有多久了,他早已喪失時間感,反正現在白晝和黑夜也沒了意義。拷問者輪番上陣,就算只是坐在板凳上和他大眼瞪小眼,也能帶給他們無上滿足。說實在的,寇爾提拉頗覺遺憾,以他們的身份地位,分明有更好的娛樂可以打發時間。

他聽到上方門鎖打開的尖銳噪音,有人走下階梯,腳步踏得又重又響,彷彿滿懷怨氣。驟亮的火光讓寇爾提拉本能閉起眼睛,再度張開時便看到一張和自己相似的臉,線條細緻,長髮流金,眼睛綠得像一泓深泉。哎,雖說血精靈拋棄了月神,但血統永遠不會騙人。

這傢伙也變了。寇爾提拉以為他會待在自己一塵不染的房內,享用來自金霧村的陳釀葡萄酒,而不是走進這異味雜陳的地下室,外加用粗活弄髒自己的手。他在森林裡打游擊的時候,可是抱怨不絕,一再鼓吹他們應該用更乾淨俐落的戰術呢。他現在看起來自信也威嚴多了,像頭獅子踞在自己的地盤上,也許是那身紅色繡金的長袍造成了錯覺。寇爾提拉一時很想嘆息,這些公子哥兒就是需要人盯,銀月城還在打仗,他們卻迫不及待恢復了揮霍的本性。

話說回來,他幹嘛還要擔心這種事?

「嗨……薩瑟里。」他懶洋洋地向自己的前任幕僚打招呼。「這麼想我嗎?你上回過來也才幾個時辰,就又迫不及待開始上工?」

血精靈瞇起眼,打量寇爾提拉身上已經痊癒和正在痊癒的傷口,接著轉身將火把塞進鐵鼎,焦臭的白煙冒出來,意味著下一輪遊戲即將開始。但他的聲音卻因恐懼而含糊不清,活像自己才是被銬在牆上的人。「……閉嘴,你這個怪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