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遊詩人的豎琴

關於部落格
噗浪:http://www.plurk.com/myrddin
  • 86381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渡鴉

卡德加才回到房裡就聽到敲門聲,急促又不規律,像是被擋在外面而不高興。

 

正確的說,是敲窗玻璃。達拉然大法師的住所都在高處,為了採光還有大扇窗戶,能遠眺天空,街景一覽無遺,唯有這樣才能滿足菁英份子的虛榮心。可惜卡德加不是什麼菁英,他寧可在街邊客棧要間客房,也不想每天爬階梯爬得氣喘如牛,腳酸腿軟——為了安全起見,達拉然城內除了幾個公用傳送門,一律禁止使用魔法。

 

可想而知,他這個主意還沒說完就被議會狠狠駁回,「有失體面。」莫德菈說著還瞪了他一眼,卡德加只得摸摸鼻子,認命每天當練腳力。那樓梯用大理石砌的,狹窄又陡峭,倒讓他有回到學徒時代的錯覺。

 

現在,一隻渡鴉就站在窗緣,通體漆黑,神情警覺。在卡德加走過來時,又不耐煩地啄了好幾次窗玻璃。

 

「你這樣過來,沒有驚動警衛?」這句話是多問了,達拉然各處都設有結界偵測魔法,只怕麥迪文從沒放在眼裡。卡德加打了個響指,玻璃逐漸消散,渡鴉拍了拍翅膀,落到椅背上。

 

「這陣子你又到哪去了?從卡拉贊回來以後,沒見過你幾次。」

 

可想而知,渡鴉沒打算回答,只傲慢地仰起頭,抖了抖羽毛,揚起不少灰塵。

 

「餓了嗎?你看起來像是飛了很遠的路。」卡德加伸出手,渡鴉立刻向後跳去,他只得縮回手,訕訕轉過身去。「還是要喝茶?這裡有取自高嶺頂峰的雪水,很適合泡茶。不要笑,我多少也學了一點大法師的派頭。」

 

渡鴉振翅飛向桌面,上頭堆滿卡德加的書,紙筆墨水再往上疊,有點像是被轟炸過後的戰場。

 

「好吧,不想喝茶。」卡德加放下茶壺,不免有點失望。「紅酒呢?當然不是軍用配給品,這年頭要藏好東西可不容易,你也知道商人坐地起價的德行,就連結界需要的材料都漲了三倍,我真想瞧瞧,如果達拉然失去防禦,他們還能怎麼做生意……」

 

渡鴉走了幾步,審視起最上頭的信紙。

 

「看來你也沒打算恢復原形,是吧?該不會你只是過來歇腳,又要趕著去其他地方了?」

 

渡鴉沒理他,逕自叼起最上層的信紙甩到一旁,卡德加連忙撲上前去,總算在飄進壁爐前一把撈住。

 

「這又怎麼了?有錯字?還是文法不對?」卡德加盯了老半天,還是看不出所以然來。「拜託,我又不是精靈語的專家,能寫完協議書算不錯了。」

 

渡鴉跳上墨水台,踩髒了腳又跳回來,這下信紙上清清楚楚多了個鳥爪,像某種蓋印。卡德加咒罵一聲。

 

「我知道你一定有意見,但也不需要這樣吧,喂。」再一個印,卡德加咬牙切齒,想抽回信紙,又怕造成更不可收拾的後果。「為期三年協助重建蘇拉瑪爾,建材價格折五分之一,額外的糧食供應,難民安置,行政作業,諸如此類,比起他們提供的協助,也不算讓步太多。」卡德加知道自己又講起了方言,成天用祈倫托風格咬文嚼字,已經耗光了他的耐性。「如果你在場就好了。你知道精靈龜毛得要命,連布匹尺寸都要寫清楚,結果會議記錄落落長,光想就頭大。好啦,你一定又會說,不能把事情都丟給你對吧。」

 

他說著伸出手去,合掌抓住了渡鴉,免得製造更多腳印。渡鴉倒也沒有掙扎,只昂起頭瞪著卡德加,瞳孔黑得像夜空,深不見底。

 

「又想考我察言觀色的能力?我當然不會用讀心術,反正你一定把思緒藏起來了。那我就來猜猜你要什麼。熱水澡?鋪好的床?照你現在這模樣,椅墊和幾條毛毯就夠用了。還是要我去踢錢柏的屁股,叫他加快破碎海岸的防禦工事?我告訴你,那傢伙脾氣可大了,跟你不相上下。上回石匠砌錯砲台的位置,偏了一肘,他的罵聲連敵營都聽得到。」

 

渡鴉依舊安安靜靜,稍微歪頭避開卡德加的注視,像是不怎麼高興。

 

「好了,好了,還是你要一個吻,才甘願像故事裡受詛咒的王子一樣恢復原形?別瞪我——

 

「看不出來,你還有這種興趣。」

 

聲音傳自後方,差點沒把卡德加嚇得心臟跳出喉頭。他一鬆手,渡鴉便乘機掙脫,撲得他一頭一臉,還留了個墨水印。

 

麥迪文站在門口,像平常一樣皺著眉頭,彷彿在思索什麼。這房間當然設了重重防護魔法,但對守護者而言大概都不存在。

 

「我……你……我以為……」

 

渡鴉掠過半個房間,站上麥迪文肩頭,安適地斂起翅膀,像是終於找到了想待的地方。

 

「以為什麼?」

 

卡德加翻了個白眼。「算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半個時辰前。」想來也是,麥迪文走進房裡,那身裝扮就像剛從遠地回來,斗蓬滿是塵土,鞋上也有乾掉的泥。「先去議會繞了一圈,他們看到我,似乎不是很開心。」

 

造物主啊。不用特別豐富的想像力,也能知道那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卡德加頭皮發麻,又克制不住想笑,話說回來,麥迪文給他的感覺不就一直是這樣?「他們應付我已經夠煩,現在又來了個更難搞的。」

 

「難搞?我說的都是實話。」

 

卡德加搖頭,拿起桌上的紅酒,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你可以在城裡多待幾天,讓他們芒刺在背。」

 

「然後你就可以趁機說服議會再加軍費,多蓋幾座防禦塔?」麥迪文在壁爐前坐下來。「你的手腕愈來愈討人喜歡了。」

 

卡德加清清喉嚨,現在他可不比從前,一被戳破就臉紅。「你教過我,只要能利用就別放過。」

 

「可惜我接受了卡雷苟斯的邀請,要在日落時分趕到艾蘇納,藍龍的晚宴很值得跑一趟。」卡德加還來不及露出失望的表情,麥迪文就把桌上的沙漏翻轉過來。「你有一刻鐘的時間讓我改變主意。」

 

這笑容絕對沒好事,卡德加戒心大起。「像是?」

 

「猜猜看。」麥迪文攤開雙手。「或者照你剛才的提議,一個一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